? 51.离散-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51.离散

梨花女御2017-4-9 18:6:36Ctrl+D 收藏本站

????白宇臻一直照顾了甘草好些天,甘草初时下不了地,只好由他侍候汤水,但是甘草自始至终只睁着麻木的双眼,似乎在看谁,又似乎谁也不看。

????她一针一线的专心致志缝着一个小襁褓,怎麽都不松开,为此白宇臻专门请了隔壁的罗大婶来劝说她。

????罗大婶是个善心人,看见甘草这样子明白了几分,哪个为娘的失了孩子不心疼?何况这自己都还是个娃娃。

????她整日炖些**汤鱼汤什麽的,给甘草端来滋补,又跟她唠叨些体己话,希望她能想开。

????奈何甘草终日没有反应,也只好作罢。

????宋玉卿心中有事,白宇臻却很是情愿留下照顾甘草。

????白家向来家训严明,是非清晰,白宇臻正是这样家法教出来的乖乖子孙,家里长辈们都是一夫一妻相敬如宾,所以白宇臻平辈也没有别的兄弟,他按照父辈的期望成长为一个听话的少年,又顺顺利利接掌了家业,他的生活单纯简单又一帆风顺,这就是个没有什麽江湖阅历的懵懂少年。

????直到发生那日的意外,遇见一个叫做甘草的可怜女人,而自己也在这场意外里成为凶犯。

????他越来越止不住同情她,怜悯她,他有多内疚,就有多同情她,然後发自内心地想弥补,他还不太明白什麽是爱,不过他是真心想照顾她,即使娶她,他也愿意。

????可是甘草就是不给他机会,她从来也不搭理他,也不领受他的任何施舍。

????一晃数日,家里传来数封家书,白宇臻都不肯回去,他又来到甘草窗前絮絮的说话,甘草从不应答,他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

????眼下,她身子在他和罗大婶的调养下,已经好出了许多,由内到外的伤都逐渐愈合,消失无踪,也算是出了月子了,脸色泛上了红,身子也养了,唯有那双憎恨的眼睛,永远不知在穿透你看向哪。

????身体的伤是可以调理愈合,可是心头的脓疮却还在溃烂。

????家里又催我了。他垂着头,不知该怎麽劝她振奋些,从来都像是自说自话。

????你从来不说话,我也不知道你叫什麽。你那麽顽强,我就叫你小草吧。

????他眼里因这称呼闪出几分神采,似乎想见什麽愉悦的前景,小草,家里催得急,也许有了什麽事要交待我,可能再过些时日,等你身子大好了,我真得回去一趟,我会顺便禀明家里,说要娶你,到时接了你回家就跟你成亲,你说好吗?

????他自然知道甘草是不会回答他的,俊美的脸闪过一丝尴尬和愧疚,自言自语道:你,你不要再想孩子的事了,你还小,以後咱们还能生的,到时候,你想要男的女的都好!都随你!小草,你想开些,我愿意照顾你一世的,对你负责任,只等你点头!

????屋里依然没有动静,甘草这些天乖乖的喝着汤药,吃着食物,她未有跟自己身子过不去,眼神却越发冰冷。

????他的话在她听来,不过是赎罪的借口罢了。可是,再後悔的弥补又怎样,始终是覆水难收了。

????小草,你别太难过,宋兄很快会有来信,兴许事情会有一点转机呢。

????他踌躇了一会,终於没敢进来,直接走了。

????甘草望着窗户,嘴边浮起嘲讽的笑容。转机?是说她的破败的身子吗?她也许不是那麽有所谓了。

????她幽灵般穿好衣服下了床,抱着小襁褓,小襁褓里是她诞下的胎盘,除了这个她再没有别的物事,白宇臻只避讳说死婴不祥,在这里犯了春忌,已经火化焚掉了。

????她拿了把锄头去了後山,在一个荒芜的孤山头,挖了一座小坟,把小襁褓小心的轻轻放了进去,又亲手一锹锹埋起,立了一个小木牌,写着我儿甘依依之墓。

????她不确定孩子是陈家的,又感慨自己身子已经不洁,所以不想玷辱陈家的姓氏,怜悯这孩子在世上无依无靠,希望他下了九泉能有所依仗,不再孤独无依。

????葬完孩子,甘草在坟前直跪了好久,她看着怀里被水浸渍的潮湿,和眼前孤单安静的小坟头,这鲜明的讽刺忍不住让她发了好久的呆。

????腊月里寒风似刀,甘草裹紧了小袄,起身朝来时相反的方向远去了。

????她不想在这里,跟他们再有丝毫牵扯。

????就这麽走了两三日,直走到镇子上,她没的吃没得喝,也丝毫不以为意,连小袄也拿去当了换了包子吃。

????她却恍恍惚惚,人有些麻木,没有心思去做任何打算,行尸走般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她这个样子,是活了好,还是死了干净?

????最後她又冷又饿,走的累了,索瘫坐在街头歇一程,有人便往她脚下扔下一些铜板。

????她并不恼怒於这种认知,索在想明白之前,就石像般偏坐在人来人往的熙攘路边,别人给她,她便收着,也不磕头谢恩;别人骂她,也依然置若罔闻,充耳不闻。

????如果换了月前,她会想方设法报官,给她查夫家的地址,虽说来的时候隐秘,她又不知道家乡在哪,可是若是报官,想必陈家如果在找她还是能有头绪的。

????可是现在经历了这些事,甘草觉得已经没脸再见陈家了,果然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无法心安理得地跟他们就这麽回去过她理想中的田园生活。

????这幅肮脏残破的身体,怎麽配呢?

????比起饥饿和寒冷,现在更锁住她心的桎梏是该抱着何样的心思,何样的意志活下去。

????而那厢白宇臻在寻了她三天三夜未果之後,也只好先行回了家,待得了家训寻了时机再次归来寻人,已经更是──

????雁过千里痕难现,楚天苍阔觅踪仙;

????物是人非泥和雪,别时容易见时难。

????(huo)

????(劫难卷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