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床下1(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69.床下1(h)

梨花女御2017-4-9 18:8:28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鼻尖对着鼻尖,抱在一起,大气也不敢出。

????耿天赐呼出的热气都能清晰闻见,那浓重的少年气息扑面而来,却因为此刻如此亲近而夹杂了迫切的欲意。

????甘草不自在地闭上了眼,装作不见,耿天赐看着她长长的眼睫,淡粉的唇,近在咫尺的淡香,忍不住一点点逼近她,鬼使神差的伸出舌头,在她唇上从左到右舔了一遍。

????甘草刚想发怒斥她几句,只听几句调笑的声音,却是耿老爷拥着四姨进来,你浓我浓了几句,喝了点助兴的小酒,就直奔大床,却听耿老爷道:今天试点新鲜的,你在上头。说完肥胖的身子往床上一躺,四姨太一边欲迎还拒着打情骂俏,一边已经脱了衣裤从男剑上坐了上去,给耿老爷舒服的嗯哼一声,然後就是床的颠簸,四姨太卖力地上下蹲坐着,嘴里妖娆的呻吟:老爷,啊──好舒服,好舒服,奴家受不了了!

????屋里一片套弄和水波的声音。甘草羞得脸通红,又不敢喘气,刚抬起眼皮就见贴着她的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浓的化不开。他的气息越来越近,慢慢的,贴上了甘草的唇,轻轻舔舐着她完美的樱唇。

????甘草只觉得心中迫切的想要躲开这诡异的气氛,却又丝毫不敢声响,给他亲的忘情,又听着周围靡的声音,心神一阵恍惚,宛如神游云里雾中,不知今夕何夕,在这靡的不真实的环境里,时空仿佛静止了。

????少年的唇透着霸道热情的阳刚滋味,又带着初生牛犊的清甜,像是能洗涤她的肮脏,她迷失了心智般动情的启开檀口,还没来得及呼吸,已经被他舌头大力撬了进来,她被迫跟他的热情做着徒劳的抵抗,到最後,那抵抗安全的变成了纠缠,跟他的唇舌轻轻的试探,纠缠,品尝彼此美好的味道,在彼此的甘甜中深深的吻成一片不分你我。

????突然只听耿老爷开始叫痒,两人都是一呆,正在美好甘甜时,舌头都还在彼此的口中,甘草疑惑的看向耿天赐,他含弄着她的唇,眼睛轻快的眨了眨。

????四姨尖叫道:老爷,你这是怎麽了?

????耿老爷懊恼道:不知怎麽回事,一出汗,後背痒的受不了,说完挠的吱吱作响。

????甘草这才反应过来,险些笑出声来,还好耿天赐一把扣住她的嘴,把她所有的呼吸都堵的牢牢的,没有一丝空隙,都快要窒息了。

????耿老爷疑惑道,不会是你这里下人偷懒,许久没有换床被了吧?

????四姨太辩解,怎麽会?这床哪里会有问题

????许是耿老爷面色依然不豫,四姨有些急了,娇嗔软语道,老爷,人家才到一半呢不如我们下床来?

????於是随着耿老爷一声调笑,床上一片悉悉嗦嗦,两人下了床,四姨趴在床边,甘草背对着外边,看不见四姨太的两条白腿大大的分开,後面又露出男人壮的腿,耿天赐却看得眼睛都直了,愣了片刻,沈了眼,把甘草吻的快要溺死了才作罢。

????耿老爷从後面了进去,用力的从後耸动,的四姨大声浪叫:夫君!你好厉害!的奴家,啊──要被你死了!一面卖力的叉开双腿,让男人进的更深入些。床下的视角清晰可见,四姨为了给得顺利些,不得不一直踮着小脚尖,给得摇摇晃晃,差点就支撑不住。

????小骚货!耿老爷骂骂咧咧的,却的更起劲,腿止不住的抖动,带动着女人的屁股被撞的砰砰的响,还带出空气的噗噗声,连大床都被摇得吱吱的响。

????耿天赐含着甘草的唇,带着她的小手移到自己的胯间,握住自己的欲龙。

????他们俩虽然平日里总是调笑打闹,但是却不曾越了界,甘草看出这少年的孟浪轻浮多半出自好奇,所以很自觉的抵制跟他走到那一步,在她心里,他是不懂爱的。

????甘草脸早就红透了,她愣了下,想想,给他舒解了也好,不然指不定憋成什麽样子,於是握着他的巨龙的包皮来回套弄,上下滑动,那欲龙在手中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大,已经无法被她的小手所包裹。

????外面的浪声还在继续,床下的人却等不及了。

????耿天赐突然扯掉她的小手,把她一条腿高高抬起,甘草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下身一凉,也不知小裤什麽时候给他扒掉的,花间就已经顶着一杆坚硬的巨龙。

????甘草本能的张口就想大叫,却被耿天赐一把手死死的捂住她的鼻子和嘴巴,连呼吸都不成,下身用力往她中间一送,斜斜的把大蘑菇头给卡了进去。

????不!──

????甘草惊恐的睁着双眼,眼泪一下子就破眶而出。

????她已经小半年没有过男女之欢,甬道里即使是温柔的轻轻试探也会让她如处子瓜破,更何况这样的突然暴虐的袭击!

????她的眼泪因那辛辣的感觉不自主的流出来,与此同时,花道里也一下激增了许多粘稠的蜜,他额上陡然汗增,下腹却是毫不退缩的往上一刺,壮的物事已经不给她任何适应的机会,被那蜜引诱着,进入了深处。

????甘草被他进,又不能呼吸,脸憋得通红,小口一张就咬住了他的手,她想要推阻他,可是她的手在那下身强烈的刺激下几乎失了力道,倒像是欲迎还拒,反而是被他顺势一拱,又进去了半,甘草身子一下全软了,想要飘了一样,她已经几个月没有过房事,就算是一手指都能让她快慰,两人平时一向厮混,可都守着最後的礼法隔膜的,然而眼下,那个最亲近的少年,就深深埋入了她的身体,彻底跟她摊了牌了。这种恍若禁忌的感觉,让她脑袋无从思考,全都懵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