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诉请2(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72.诉请2(h)

梨花女御2017-4-9 18:8:44Ctrl+D 收藏本站

????甘草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送上檀口,跟他热情的亲吻在一处。她主动的吮着他的舌,吃着他的味道,他的清新,阳光,渴望的气息是如此的吸引着她,两人吻的气喘吁吁,甘草忍不住扭动小腰,方便大家夥在胯里进出的更快些。

????耿天赐察觉到她的意愿,加快了速度,的甘草连连娇吟:天赐──我──我,啊~啊~~好舒服!

????耿天赐掰开她试图夹紧的双腿,下体变得更加僵硬,只好更迅猛的攻击她的柔软,缓解自己的无处发泄。

????他迅猛的攻势让甘草叫不成声:天赐,啊──好难过──再快些,再快些给我!

????她自相矛盾的呻吟让她自己先羞耻了,却让男人更热血沸腾了!怎麽能不去满足她小小的求欢呢?

????她的花道已经适应了他的存在,并因为他的抽而激动的弥漫汁。甘草很久没有发自内心主动跟男人欢好了,打开心结後的接纳使她更加敏感热情,一举一动都彰显着妖般的勾魂魅力。

????她尚嫩的面孔布满舒服的想要更多的迷醉,她水蛇般的柳腰微微扭动就带着熟妇的风情,她细碎的口齿中呼吸紊乱,却时而求饶时而又大胆索取

????这瑰丽的风情会让男人定力尽失,恨不得揉碎在她身上,把最坚硬和最壮都给她。

????男人所有的心意都凝固在他腰椎上了,随着他凶狠快极的动作,一次次刺入她水里,又通过她紧窒水润的吸吮让他颤栗不止。

????耿天赐一抹汗水,飞快的在甘草胯间动作着,带出一片水迹,在他连续不懈的抽下,甘草身子一软,瘫在床上无力的呼吸,像一条缺水的鱼。

????这有节律的进出也不知持续了多久,他丝毫不想放过她!甘草先是觉得自己满身是汗,花里全都是水,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她整个人就快被他给成一滩水了。

????耿天赐速度未减,还在持续动她的花,她心甘情愿的模样是如此的美好,他只想这麽在她身上运作,直到两个人完全融为一体再不分开

????也不知这样激烈的抽进行了有多久,似乎要这样永无止境的进行下去,榨干她的体力。她的花一波波的水迹已经来不及滋润他的弄,甘草忍不住想从他胯下往後退缩:不成了,天赐,我不行了──不要再来了!

????耿天赐的眼睛又变得漆黑,他牢牢按住甘草的小身体,让她进退不得,把甘草的双腿直接抽起来竖在空中,然後巨大的欲对着中间娇弱的花直直的戳下,以下蹲的方式一下又一下的刺入,每一次力道都深深的戳到子口,引得甘草急急护住小腹,那快感以最直截的方式从花道里一直蔓延到腹中!散开浓浓的暖意

????耿天赐打桩一样奋力往下戳她,像要把她钉死在床上,在甘草嘶哑的呻吟中,一蓬滚烫的热全都入了花最深处,并顺着这个角度全都灌进了甘草的子,一滴也没流出来。

????月上中天,床上缠绵的两个人却因为积蓄已久的热情和隐忍终於爆发无休无止,彼此交换着最深最浓的热情,少年壮的腰线,无穷的力,少女羞涩的欲迎还拒,热情的曼妙扭动。在耿天赐阳春三月的怀下,甘草终於被融化在鱼水之欢里。

????月儿羞涩的掩去半面,床上的两人还不知疲倦的一次又一次纠缠在一起,交叠不休。

????这夜过後,甘草终於改变了一些想法,以前她是不敢想,但是现在,她竟生出奢望来了。甘草迫切的想扎下来,他就像站在她彼岸的人儿,给她递过一枝竹竿,渡她离开不想回首的深渊。她渡过了岸,便可以从此不用回首那些不堪回首了。他,或许不是她的良人,可是他却是一丝曙光,让她贪婪的想要追随。

????耿天赐同父亲禀明了要娶甘草的意愿,耿府台吃惊之余倒并不是太意外,他对耿天赐宠溺却并非不加管教,是以他的一言一行他都了如指掌,先前只当儿子荒唐,只当给他那事行了教导也不错,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当作不见,没想到张口就要娶甘草为妻。

????耿府台自然是不同意,无奈儿子拿出要死要活的劲头来,这些日子甘草对耿天赐的劝导和影响他也看在眼里,知道这顽劣儿子听话驯服了不少,想想有个女人能管着他点也好,省的现在这样子不教化。於是松口同意甘草娶进门,但只不准做妻妾,充算个房里人,而且勒令这不羁子日日做足功课,考取功名。

????耿天赐见再说不动了,只好急切的去找甘草说导,甘草见他急切担忧的样儿,心里喝了蜜一样,还记得初见时他认为她给他当个侍婢已经是高攀,现在要娶她却还怕她委屈了身份,有了这份尊重,她还能有什麽不满呢?

????甘草甜甜一笑:我当多大的事,不就是个名分麽?能嫁给你,我已经心满意足,不敢贪心许多!平妻我已经当过一回,也就够了,嫁给你,我甘愿的!

????她不是糊涂人,虽说她也想做她的妻子,可是耿天赐能答应她不再他娶,那麽地位身份又有什麽紧要呢?反正只是两个人过日子罢了!

????耿天赐还有些不满,心疼的搂着她:没想到好事多磨,我心尖上的人嫁给我,竟然连姨娘都不能算──甘草,实在是委屈了你!

????甘草忍不住抿唇去推他:你对我好,就成了,瞧你,又多想那些不重要的!

????耿天赐坚定道:你放心!名分是奢望,可是这花轿,拜堂,洞房花烛,我一个不叫你比别人少!我自然堂堂正正的大宴宾客放了花来娶你昭告乡邻!决计不叫你忘怀!

????甘草听的心醉,没有再推阻,她固然已经心满意足,可是作为女子,第一次婚姻死在仪式上,第二次婚姻草草了事,她心中不无遗憾,得耿天赐这样允诺,她真的心向往之。

????耿天赐打定了主意,抚着怀里乖乖小人的背:这一点父亲要是再不答应,咱们就私奔!说的甘草咯咯笑着直捶他,眼里却都是幸福的泪水。他的鲁莽和荒唐,曾经那麽让她不以为然,现在却让她不能不喜爱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