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7.冤家-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87.冤家

梨花女御2017-4-9 18:10:12Ctrl+D 收藏本站

????田单心中一凛,道:果然如此,哪里学的稀奇古怪的招式,露出马脚来了!虽然父亲不叫他擅自妄动,可是他眼中却揉不下砂子。

????田单此时满心以为她是奸细,剑气飞涨,带着十足的内力逼到甘草身前,这才发现她虽然招式凌厉,却似乎真的毫无内力!他不由又惊又俱,剑下伤人之际赶紧匆忙勒马收了剑势。

????饶是已经收住,那估计错误的剑气还是划破了甘草的衣衫,露出里面的桃粉肚兜,并将肚兜也生生划开,里面的玉沟顿时若隐若现。

????而甘草也随着他的剑气被逼退数步,踉跄跌坐,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甘草却顾不得歇喘,慌忙低头检验,用手撩起肚兜爱惜的看个不停,只见陈侨送她的那个肚兜上当中一道破损,将两只比翼鸳鸯生生分成了两半,阳相隔,也顾不得羞赧,被那情景触动了心里最柔软的心弦,突然悲从中来,什麽表情也做不得,泪水不住价的流了一脸,呆若木**。

????田单先是被她不顾羞耻的动作震惊,再被她前旖旎的风景震住,脸涨得通红,不禁为自己伤错了人而懊悔:他初时以为她有所保留,可是此时见她这毫无内力的**肋功夫,哪里当得了奸细?

????而且,她来了之後,似乎从来没有跟别的男子纠缠过呢,对他更是躲之不及,的确没有形迹像是浪荡女子,除了跟袁师兄亲近一些想到这,他突然莫名有些不快。

????田单赶紧别过脸去,听见甘草抽泣的声音,强自镇定道:妖女,我,我可不是故意轻薄你,我什麽都没看见,你别哭了!

????甘草似听不到他说话,眼泪止都止不住,她从未觉得这样绝望过!她向来抑制自己不去想陈家兄弟跟她的过往,把这段美好封存起来,即便她已经没有资格拥有,可是她心里总有那麽一个地方,留给自己去怀念,哪怕只是痴心妄想!在定柔遗失了陈大哥送给她的小狐簪,她已经难过的紧,只能守着这贴身的肚兜,当做念想,谁知道,这最後的念想,竟然也不能留给她麽?

????想到这,她望向田单,眼里全是狠之色,捡起剑就魅影一般闪到田单眼前,所有的招式在她手下都添了五成威力,与其说是比武,不如说是乱舞,田单失了剑,给她近身的攻击刺得乱窜,也不敢再还手伤她,眼见她剑当刺来,正对准心,竟是下了全部的杀意!

????田单本来是不惧她毫无内力的招式的,然而他看到她前艳丽的春色,她起伏的脯,她颤动的沟,就羞得满脸通红,心里搅得乱七八糟,他被她玲珑有致的身体弄得惊慌失措,乱了手脚,心神一失,又是惊惧又是愧疚,狼狈的侧身避过,还是给她刺中了肩膀,血汩汩的流出来。

????甘草看见那血淋淋的伤口,突然从失心的愤怒中警醒,她那口气一松,身子就软倒下去。

????田单忍着痛,自己还流血不止,赶忙用臂弯揽住她软倒的身子,被迫牵动的伤口疼的他龇牙咧嘴。

????喂!──你别晕倒啊!

????明明是他伤的比较重好不好?为什麽还要接住她?可是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带着残血的嘴角,心里突然觉得她那模样和神态说不出的可怜。

????田单强撑着点了自己的位临时止了血,又怕人看见他俩这狼狈的样子传到他爹那里去,罢了,谁叫他先对不住人家呢?他把她往另只肩头一扛,几个穿梭,悄悄从林子後头绕到了盟主府大厅後院围墙翻了进去,鬼鬼祟祟进到书房里,把她放在了榻上。

????田单刚把她身子放平,那肚兜因为平躺而裂开,中间的玉沟就完全的坦露出来,小白兔好像不安分的要从那裂开的缝隙中挤出来给他看。

????田单忍着痛,把伤口一缠,闲暇下来眼前不自觉浮现出想到她那深深的沟壑和要脱跳的玉兔,脑袋发热,忍不住多瞄了一眼,可是一看之下,只觉得心里发热发痒,竟想要看第二眼,他脸一红,慌忙扭过了脖颈,僵直坐着,心里跟揣了只小兔似的,抓得他心痒又不敢回头。

????父亲常教导他:身居高权位,必然身正心平,不为女子所扰,不为金钱所动,行君子之所为。

????那麽,他到底是看,还是不看呢?

????田单斗争了许久,如临大敌,叹了口气,心想,若是她这副样子醒来,必定以为我要轻薄她,有嘴也说不清,罢了,他就帮她把衣衫敛上就好

????他哆哆嗦嗦伸出手去,抓住衣衫的两侧,往中间合拢,手下难免碰到她高耸柔软的山峦,那触感弹饱满,比白云棉花还要有趣,让他手下一滞,慢了半拍,忍不住好奇的多了两下。

????甘草被陌生的手蹭来蹭去,口酥痒难耐醒了过来,清清咳了一声,冷冷问道,你你在做什麽?

????田单身子一僵,脸又红又白,我我帮你合衣

????也难怪他难堪,先前还骂人家是荡妇妖女,现在怎麽看都是他不像好人。

????甘草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只背过了身去四处打量。田单尴尬致死,解释道,这里是父亲议事书房,是盟主府禁地,无人敢闯的。

????甘草没说话,心却放下了,两人一直背向而坐,沈默无语,默默坐到了入夜,气氛诡异。

????甘草见天色已晚,没人再会注意她的穿着和伤势,便起了身,走出两步又回转,她已经费了这麽大功夫拜师学艺,怎可为了一时意气功亏一篑?何况,她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何以要同这幼稚冲动的少年置气?

????可是对他恳求又实在做不到!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气急败坏的在他面前蹲下,咬着唇道,今日的事你反正你不要说出去

????田单愣住了,这明明是恳求他,为什麽听上去像是威胁呢?他一时都不知该不该回答。

????甘草急了,摇着他肩膀怪道,你说话呀!到底怎麽办吧!

????田单疼的直咧嘴,肩头又渗出血来,额头冷汗直流。

????甘草这才想起她刺的那一剑,着实不轻,脸上一晒,突然蹲了下来,轻轻揭开他的衣衫,露出少年洁白的肩头和血模糊的伤口。

????田单又羞又讶,别扭着不肯让她近身,口不择言,妖妖女不要你我的身子!

????甘草淡淡瞪了他一眼,你以为都跟你一样麽!说着拿出金创药,看也不看,往他伤口撒佐料似的一撒,疼的田单汗如雨下,差点咬破舌头。

????甘草身上早已不象样,随手扯下一绺碎布条,认认真真为他包扎妥当,直起身来,因为气血不足摇晃了两下,低头恰又看到破损的肚兜,叹了口气,趁着夜半无人闪进了夜幕不见了踪影。

????田单看着她惆怅的背影,着包扎结实的肩头发了呆,这妖女似乎真的有些不同,女人,不都该是柔柔弱弱安安分分的麽?不过似乎也并不那麽招人讨厌就是了。

????手里微恙,他忍不住低头一看,只见伤口处竟然系了个饱满蓬松的紫色大蝴蝶结,鲜艳招展,随着夜风轻轻颤动翅膀,煞是美丽,忍不住嘴角微勾,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嘴里却暗暗怪道,这妖女!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