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0.羞辱(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00.羞辱(h)

梨花女御2017-4-9 18:11:34Ctrl+D 收藏本站

????田天齐左手拿着个荷叶油纸包,右手拿着火烛,照亮了幽暗的密室。他今天有些急躁,先把火烛在桌上安放好,烛火还不甚稳妥的跳跃着,他已几步上来握住甘草的脸颊,那力道之重,给她捏的脸颊快要碎裂了。

????贱人!你倒是本事不小!何时哄得单儿把《天启剑诀》也给了你?

????甘草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只不说话。她上次好一番做作,这奸贼也只把她解下来,却仍然锁着她,可见讨好他也是无望,她也懒得再迎合,任由田天齐鲁的剥掉她勉强遮丑的衣衫,来回动作,捏的她浑身骨头都疼。

????她明明知道田单也在,她应该奋力反抗,应该羞涩,应该故作可怜才是可是那样激烈,还怎麽能叫他看见他父亲那麽真实丑陋的一面呢?

????甘草本来不解他为何急躁生气,想了一想便明白了:原来那剑法并非是田天齐授意儿子拿给她的,竟是田单自作主张。她对这些东西本来也没有过多的执着,但是此时此刻,她受了他这麽大的礼遇,做什麽好事还要还给他?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反倒让她有了几分快意,她索微微敛了眉目,佯作不知。她可不能告诉他,那剑法被她小心的放在

????田天齐冷笑道:这剑法你学不得,趁早归还回来,乖乖的,我自然疼你,否则,可没你什麽好果子吃!

????田天齐其实知道,她掀不起太大的风浪,可是却因田单这举动莫名发怒,与其说是担忧外人学了剑法,不如说是对这对年轻人不知何时的亲昵私交和两无嫌隙而忿忿。

????甘草只斜睨着他不说话,她已经决定给田单看场好戏,指望他搭救她?毕竟这个是那位的亲父,她可不指望田单一心为着她,所以,她可得好好的刺激刺激他。

????今日这场华丽而残忍的戏,如果说田天齐是那个杀人放火的强盗,那她便是那个推波助澜的火种她只为能越多刺激到田单,激发他一点对决的心,跟他父亲划清界限。如果她能预见到田单的偏激和失控,预见到那完全脱轨的後果,她又当如何?

????田天齐见她蔑视的样子,给她触怒了心底的暴戾,扯了扯她散乱的纱衣,怎麽?装都懒得装了?他拿出热气腾腾的荷叶烧**在她眼前一晃,夥房刚出锅的,你可是三天没吃饭了,乖乖的交出来,我就给你吃食,还好好的疼爱你

????田单这才知道甘草为何一见他就要吃食,心里又心痛又是对父亲的言行难以置信。

????荷叶**的香味在甘草跟前弥散开来,无不撩动她空空的肚腹。

????甘草确实已经饿的不行了,一见那只烧**,几乎就要去夺,却被田天齐闪了开来,像是逗狗一样,说呀说了才有得吃哦

????甘草装作无辜,歪着脑袋可怜兮兮的看他,师傅,我真的没有,不在我这里

????田天齐见怎麽都问不出来,也置了气,耐心全无,面色森冷,你果真不说?

????甘草躲闪着他的目光,只盯着那只烧**。

????田天齐冷笑一声,把烧**从荷叶中抖出,往地上一扔,贱人!你既然甘心作践自己,那麽你就这样爬过去吃好了!

????甘草一刻都没耽搁,撑着无力的身子,一点点向已经沾了尘土的烧**爬过去,一把抓住在手里,狼吞虎咽的啃了起来。

????田单正要质疑父亲怎麽可以用这样令人发指的手段虐待小师妹,纵然是他不该偷偷将剑法交给她──於是他迫切想要站出来澄清,却又被再一次震惊了,这场面已经越来越不堪他的想象,让他几乎灵魂出窍!

????田天齐竟然几下扯落了自己的亵裤,眼睛通红的盯着甘草翘起的臀部中间那粉嫩的户,那种眼神,赤裸裸的欲,是他从未见过的父亲,那个谦和有礼的父亲!田单几乎石化当场,如果是旁人,他会愤怒,会冲上去杀了他,可是是他父亲,他内心崩溃之间,还不待反应,只见田天齐径直走过去,跪在後面,掏出自己不知何时肿大的巨,对准那里一下子捅了进去!

????一瞬间,田单的世界坍塌了,自母亲仙逝,他的世界原本就是父亲一力建筑,此刻却因为那意外的丑恶而瞬间碎成瓦砾。他的脆弱,无助,恐惧,交织在一起,让他水深火热,双目赤红。

????他生恐亵渎了的人儿,竟然被他敬爱的父亲压在了身下,还是这样耻辱的姿态!

????呜呜甘草刚吃的食物被他那从身後的突袭弄得不得下咽,身体颤巍巍的,巨大的刺激使她几近费力,食物哽在喉中,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田天齐兴奋的握住她的臀瓣,大阳物抽出一些,又重重的进去,把她顶的身体生生往前动摇,险些伏倒在地,吃啊!贱人!怎麽不吃了?你不吃,为师可是不会再为你准备多的食物!

????喔不不要了师傅

????甘草被他弄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身体被迫承受他一波一波的怒意,可是她确实饿的不行了,若是她想就这麽死了,她便不吃了,可是,她还想活着

????她必须吃,不管有多难堪,有多耻辱,这麽被蹂躏无常,再不进食,她这身子恐怕就要垮了,哪里还逃得出去?她凝聚起逐渐涣散的心神,接着求饶的空隙,尽量不去管花中可怕的抽动,捧起烧**,机械的咀嚼起来,几乎是逼着自己往喉咙中吞咽。

????她自己都能想见自己这情状有多麽屈辱狼狈。很好,这老匹夫,总是有这麽多手段叫她难堪,即便是她有心要田单看见这一幕,可是还是被他羞辱的落下泪来,恨不能别过脸去。眼泪和着吃到嘴里,把食物都沾染的苦涩不堪。

????贱货!你倒吃的下去呢!

????田天齐怎能让她在自己的胯下还能这般安然无恙,称心如意?他也不再把巨拔出,就着那已经包容了他的小,一阵快似一阵的狠命抽,直到小里不堪重荷,发出叽哩咕噜的水波声。

????从花中荡漾出的无穷快感一浪强似一浪,让甘草花壶中全都泛出强烈的快乐,她委实要承受不住了,那所有的快感,都集中攻击在她狭窄的小那一处,无法扩散,堆积个不停,每一下抽都要命的刺激着她脆弱的花壁,即使是被他的巨物征服了许多次,还是一下子就臣服下来,湿淋淋的,拼命去吸吮他的物事。

????而且,她每次尝试去进食的动作,他便会突然愈发疯狂的抽她,叫她浑身酥软,都荡漾在那样的波涛里,而无力分心去做任何事,即使事关生存。

????啊她大声的哭求,我我不行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