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4.一念-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04.一念

梨花女御2017-4-9 18:11:59Ctrl+D 收藏本站

????但这一次,实在有些弄巧成拙。

????田单原本头脑一片空白,听见那声阿单更是怒火中烧,想起了她的刻意逢迎和挑拨,以及她对待两人迥异的态度。他看见甘草身上残破的衣裙,她还半披着大师兄送给她的那衣裙,那肚兜,他想起那日在她屋外看到他们深情相偎的痛苦!还有方才她几乎微不可见的点头

????田单忍不住攥紧了拳头,就在刚才,他的亲亲师妹还试图欺骗他,想要利用他而不惜作出种种反常的言语,而面对大师兄,却宁死也要赶走他让他安全!

????为什麽甘草待他们二人要如此的不同?为什麽她心里眼里就只有袁师兄一个人?

????那嫉妒让他失了心,眼里的凌厉越烧越旺,他握紧了剑,迟疑不决,心头的猜忌却如同锯齿,让他的心头淅淅沥沥流血。

????田天齐斥道:还愣着做什麽,还不快来!快啊!杀了他!杀了他──

????田单眼里全都是火焰,他对甘草的恋慕不过像一场笑话!他止不住颤抖,汗湿衣襟,眼前只有甘草和袁师兄相偎哭泣的情形,只有甘草对袁师兄的笑对他的冷漠,只有甘草在方才绝境对两人迥异的态度他双目赤红,所有的心火岌岌可危的触及他脆弱的底限和激扬的心神。

????他眼里心里只有那一句:杀了他!杀了他!──他所有的迷惘和热血让他如在烈火中炙烤,什麽想法也无法辨识,如同走火入魔,像听到指令一般,用尽全力闪电般一刺,正补在袁彤术的後心。

????在那随之而来的可怕静默中,田单愕然缓过神来,却是更加的恐慌──只因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如释重负的一剑,与其说他是遵从父亲的指令刺了那一剑,不如说他是遵从了自己的暗角落里的一念私心!

????袁彤术刚堪堪避开田天齐的当头一掌,却被田单贯穿後心,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背後。

????良久,他的鲜血喷涌而出,眼看无法成活,高大的身躯顿时如墙轰塌,颓然倒地。

????他此刻目眦尽裂,再没有气力去声讨那对父子,用尽最後一丝气力,缓缓地向甘草爬去,留下一串斑斓的血印子。

????不──大师兄!甘草凄厉的哭叫出声,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向他伸出手去,扑迎过去。

????袁彤术再也爬不动多一步,无力的向她伸出手。

????小,小师妹我,我终究要食言了他眼里望着她的清丽容颜绽放出万般色彩,如烟花瞬间陨殁,简短的话语耗尽了他最後的生机,你好生保重

????言毕颓然倒塌,双目暴睁。

????那没有爬完的一步之遥,竟似隔着天地沟壑,无际无边。

????甘草连滚带爬的扑过去抱着大师兄的尸体,神色呆滞,也不知过了多久,看向呆立的田单,撕心裂肺的吼道,畜生──你们都是畜生!

????田单兀自恍惚着,看着袁彤术尸身上的血窟窿,嘴里呢喃着:不,不是我杀的,我没有要杀他

????田天齐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儿子,做的不错,袁彤术已经发现了我的事,绝不能留活口!放他们出去必定後患无穷!何况你为了救自己的父亲,本来也无可厚非!

????田单似一切愤怒不解都找到了源头出口,一把抓住他的衣领:你这个伪君子!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田天齐挣脱他的手,一把把他拂倒在地,没用的东西──不就杀个人!也好气急败坏?说罢走到他脚边,你知不知道,要当盟主,不止须得长袖善舞,还须得心狠手辣?

????田单用手捂着脑袋,咆哮着:我不懂!我不懂!我只知道,我爹是一个心地宽厚,待人良善,造福武林的大英雄!而不是一个表里不一,辱良家女,险毒辣的伪君子!

????田天齐蹲下来抓住他的手臂:单儿,为父的一切,将来都是你的!声名,功德,武功,地位,这些考良善忍让是得不来守不住的!你这麽大了,也须得学会知道这样做人了──今天的事,就当为父给你上了一课吧。

????田单无助的摇着头,望向呆滞的甘草,他的世界顷刻颠覆,他怎能接受?

????经历了这样大一场变故,田天齐心中嫌隙早已消弭,儿子究竟还是比女人重要。田天齐看见他目光,浑不在意道不过是一个女子,你喜欢的话,一样也是你的,单儿,你要记住,这世间,有了权势地位,没有什麽是得不到的!

????既然事已至此,那麽今日便索好好把这单纯的儿子教到底,叫他那脆弱的脑袋以後明白通透一些。

????田天齐走向甘草,一脚把她怀抱里袁彤术的尸身踢了出去,尸体失了依靠,仰面摔在地上。

????甘草怀抱一空,就要去扑抱那尸体,却被田天齐一手拖着她的手镣,像拖一只死狗一样从地上直接拖过来,赤裸布满伤痕的後背在地上拖出一串摩擦的暗红色鲜血,触目惊心。

????田单看的心痛,忍不住要迎上接过她,甘草?却被她一把推开给推了个趔趄,她脸上都是泪水,眼睛红肿,脆弱不堪,却丝毫不愿接受他的施舍。田单甚至想,只要她不记恨他,肯原谅他理解他,哪怕还是刚才那样虚与委蛇的去利用他,他也愿意真心去照料她,拼了命帮她出去,被她利用。可她只是冷眼看着他,甚至不稀罕再敷衍他一眼,道,你别碰我!,好似他是多麽肮脏的东西!

????田单愣在当场,心痛的无以复加。他终於知道,什麽叫做绝望到无法挽回。

????田天齐狠狠一鞭子又抽在甘草身上,把她抽的翻倒在地,匍匐着抱臂颤抖。

????田单一把上去夺过鞭子恳求道:别──别再打她!

????田天齐几下把甘草残破挂在身上的衣衫给剥净,推给儿子,这女子你朝思暮想又怎样?她还不是喜欢你大师兄不喜欢你!

????田单闻言,怒视父亲,痛处被揭开,血淋淋地摧毁他所剩无几的自尊和理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