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8.心魔3(3P 激h 父子)-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08.心魔3(3P 激h 父子)

梨花女御2017-4-9 18:12:20Ctrl+D 收藏本站

????田天齐握住她圆润的双肩,借着白沫的滋润,对准那水淋淋的口把欲挤了个大头进去。

????甘草的身子在极度的耗损下早已濒临边缘,然而又一大的欲就这样顶了进来,可是偏偏她的小被他们玩弄的亵而多汁,虽然拥挤,却真的容纳了下去。

????她不──长嘶一声,觉得身体要被撕成了两半!额头沁出密密的冷汗。

????如果有人从三人的结合处细细察看,就会惊讶的合不拢嘴,那红肿的花瓣已经给撑得紧紧的没有丝毫再扩展的可能!本来小巧的花竟然吃下了两阳物!前後被扭曲成合不拢的弧度。

????女孩两腿间本来就没有多宽,就像从她双腿间全都被刃占据了,两只凿子还在争前恐後的往她身子深处拥挤,生怕自己给挤了出去。

????甘草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她痛苦的惨叫出声,那一刻,已经无力顾及怨恨和愤怒,抗争与报仇,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死了!

????倒不是那感觉有多麽痛苦,只是她觉得好累,好疲惫,可是堆积如山的快感还不停的倾袭她,叫她快要被掏空了!本来就没有吃什麽饭,这样再三被里里外外的索爱,她已经几乎连仇恨的气力都没有,更别说去反抗和辱骂。

????放过我吧!求──求求你!我要死了!甘草乞求的看着田单,只有他可能怜悯她一点,给她一线生机。

????田单犹豫不决,他忍不住道:父亲──

????田天齐不等他开口,索直直的贴着儿子的欲,一头窜了进去,於是,父子二人的大在同一个女人的小里牢牢贴合在一起,之间还混杂着女人粘腻的汁。

????喔──田天齐爽的低低叫了一声。

????他再也说不出什麽来,实在是太爽快了!第一次的尝试就碰上这麽刺激的玩法,他少年人的自制力又低,马上对着新奇的感觉上了瘾。

????啊──甘草头无力的耷拉在他肩头,虚弱的如鱼儿离水,她被彻底完全占据了。她的下体已经变成一个完全无法自主的地方,被他们填塞的满满的,任他们予取予求了。

????田单说不出自己是种什麽奇怪的感觉!他明明知道这情景有多荒唐!可是他真的这样做了!他竟然和他的父亲同时享用一个女人!还是他心上的女人!

????两欲龙在狭窄的蜜里开始磨合,都各自磨动着自己的方位和频率,想要更舒服一些,更开阔一些,奈何蜜那麽窄小,怎麽蠕动都无法再给一丝空隙。

????甘草觉得那感觉像有无数条鳝鱼在她花里打洞,并且不安的到处扭动身体,让她不安又害怕。那种抽毫无规律可言,而是拼尽全力,逮着空隙就钻,让她的毫无准备,被那两下流东西折磨疯了!她完全不知下一刻它或者它会从哪个方向挤进来,也不知它们会怎样可恶的扭动身体

????她可怜的花无可奈何,只好自行收拢,控制自己不被再大的拱动而撕裂。

????而随着她的收拢,父子俩的欲就不再那麽自如,而是笔直的贴合在一起,动弹不得,被她的软包围着,像是收缴了兵器。

????田天齐舒服的不住声的吼叫,看着甘草乖乖的拢在儿子怀里,有些眼红,一把掐住甘草的後颈:小宠物,你的小嘴可真能吃啊!说完低头对准她已经无力呼吸的小嘴一个深吻,同时开始有规律的律动欲,虽然行进万般艰难,但是那艰难下的每一寸行进都是不能想象的另类刺激!

????直到看着她实在不似作伪,快要被夹攻的背过气去,他才勉强绕过了她,却又想出了别的玩意。

????田天齐又是一阵声浪语,单儿,你也快些行动,咱们合力,得这小贱货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甘草犹如待宰的困兽,只能呜呜的悲鸣。

????田单被父亲的子磨蹭着,又给壁勒的死紧,无奈中也随着那频率动起来。

????父子俩的大互相蹭动,带动着棱口的碰撞,又是那麽狭小,只好你挺进一下我挺进一下,轮流戳顶中间的小花心。

????甘草被体内两只刃不间断的开发着,没有一刻得以安生,每当其中一只缩回时另一只又补上,她的痛楚已经退散,随之是高频率的抽下的无法拒绝的快感!小在他们汹涌澎湃的拥挤和比拼下被撑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她意识溃散,完全无法思考自控,却不再抵触,竟然期待那两只大的棍再凶狠些!再毫无章法的搅合一通!好让她在那极度暴的对待中死去活来!

????很快,父子俩的凶器统一了步调,达成了难得的同一,以相同的方向和速度尽数抽出,再尽数进去,就像捆绑起来一般默契,在那反复的开凿下,甘草的壁被每一次抽出几乎整片翻出粉红的胵,还带出极度紧窒下抽才有的响亮抽气声!

????那极其夸张的噗噗声,不仅说明两只刃合力有多麽厉害,而且也说明女子的身子有多麽疯狂本能的快乐。

????甘草觉得她迷失了自己,喔──不要了!要死了!要死掉了!啊──她的决绝与其说是抗拒,不如说是欲仙欲死的胡言乱语。

????田单和田天齐不约而同的皱了皱眉,那花实在太紧,本不足以如此匹配,把二人的欲龙紧紧的束缚到一处还不罢休,他们每一次的挺进都艰难极了,就像在重重大山中的一只小小穿山甲,几乎是愚公移山之举。

????然而那快感却是更加翻了倍数!是以他们宁愿流着满身大汗艰涩的挺进哪怕分毫,好获取难以想象的梦幻,浑身在那微妙的动作中像水蒸气蒸过了一样,每个毛孔无不打开透气!呼吸着舒爽到血管里的快乐!

????尤其是相互靠拢摩擦,彼此真实的感觉到血脉相通,却又同玩一个女人,在一个女人身体里相互厮杀的感觉,那感觉无比真实,有悖伦理的乱,和相互嫉恨的比试,让父子俩热血沸腾,状若癫狂,恨不能把所有都发泄在女人花壶里。

????这种快感引诱的他们癫狂了,达成前所未有的一致,贴在一处的欲合成了一支极为大的暴龙,合力随着二人的全部力气上下钻洞。

????唔救救命甘草身子上下剧烈的抛起又落下,被两壮的刃几乎把内壁都搅翻过来,她的内里被拉伸到极致,每一处感触无不细腻而敏感,承受着两欲龙无微不至的刮动和冲撞,把她生生瓦解,水儿越来越多,最後几乎成了潮水一般,湿淋淋的漫下来。

????田单眼神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癫狂,同父亲的刃一起,攻城略地,生生要烂她的小。

????在无尽撩人的水声和器拍打声中,父子俩倾注在花壶深处,俩人的乱伦一般搅合在一起,打湿了中间不明身份无辜女孩的幽幽蜜处。

????在无与伦比的强大快感中,三人的汗水和体混成一片,共同到了那极致的巅峰。那无法控制的刺激终於透支了甘草最後仅剩的体力,她终於沈沈的昏了过去。

????田天齐和田单也在升天般的极致快乐中产生了荒谬的念头:如果三个人能一辈子这样做下去该多好?两个人只是转瞬间的念头,已经在疲劳中沈沈睡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