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3.忿怒-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23.忿怒

梨花女御2017-4-9 18:13:55Ctrl+D 收藏本站

????甘草反复整理,尽量使衣衫看起来整齐干净,这才出了山洞,她知道花飞飞定然什麽都听见了,她解开他的道,嗫嚅着不知该怎麽解释,花大哥,我──

????花飞飞的反应出乎意料的激烈。

????他往日的风流从容俱都不见,仿佛一个拈酸妇人,捏住她的喉咙,这是他第一次露出这样暴的行径,只因他几欲失控!

????贱人!我叫你不要理会那个女人,你偏要回转,你就巴不得送上门给他是不是?!

????他嘴里吐出恶毒的字句,成功的看到她一点点被剥去血色。

????你叫的那麽大声,他果然弄得你舒服成那样麽?

????他微眯了眼睛,轻蔑嘲讽,你呢?又是把自己卖了个什麽价钱呢?

????他说着放荡不羁地笑了起来,让我想想,盟主大人已经同意放了我们,这麽说,这嫖资还真是不简单呢,我的甘草好大的魅力!

????他说完方才察觉自己的毒舌都说了些什麽,全都是自己心中咒骂她的言辞,竟然腹诽着就这麽说出来了,而看着她随着他恶毒的话语生不如死,他就越发快意,咄咄逼人。

????甘草知他心中对她蓄了感情,才这样失态,遂垂了臻首,请求道,花大哥,别、别这样──

????花飞飞加重手劲,看着她鱼儿脱水般几乎无法呼吸,困难的吞咽,而他若再不放手,就要几乎把她捏到窒息,突然如梦初醒的一脱手。

????她脸色唰白,嘴唇翕动,随着他的言语几乎要萎顿软倒在地,捂住口大口的喘息。

????甘草来不及恢复,却觉得现在刚刚羊脱虎口,不是来纠结这些纠葛的时候,强忍着憔悴笑了笑,花大哥,我们我们该走了。

????花飞飞越是看她拼命装作如常的样子越是心烦意乱,她若是正常女子一般哭诉,他会怜她惜她,可她偏偏该死的倔强,更让他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沮丧。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钳住她不得离开。

????你逃避什麽?他一直付出,却始终不能明了在她心中的席位,早已堆积成了心病。

????怎麽,让我说中了?对着我,哪怕对你万般好,也作出不情不愿的模样!对着你那盟主大人,却媚态横生,是嫌我功夫不够好,满足不了你麽?

????甘草唇角嗫嚅了几下,想要辩解,终於什麽也没说──她无论说什麽,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那些恶言恶意固然针刺般凌迟她的心,可是她只觉得他胡闹的像个孩子,而且他此时本什麽也听不进。

????他见她语塞,更是不满,一把把她面朝下暴的推倒在地,狠狠覆了上去,像对待牲畜般骑住她不得动弹,那我好好侍弄你一回可好?可好?可好?

????他说罢,发泄般在她刚承欢过的身体上一阵大力的蹂躏,恨不能把她身上都打上他肆虐的痕迹,发怒中的阳物气势汹汹的抵着她的双股,蓄势待发。

????甘草先是挣扎,待发现他的失态随即无力地失神扭头看着他,木然不言不语。

????花飞飞疯狂的扯下她的衣衫,却愣住了:她旧伤未愈又遍布新伤的背部暴露在他眼前,那还是在石洞中因为男人的毫无怜惜而落下的划痕,深深浅浅还带着新鲜的血迹

????花飞飞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再也说不出一句指责谩骂的话,手指轻颤,想要逐一去安抚那伤疤,却在触到时察觉到她微微的颤抖,无力的缩回了手,重新又默默为她穿戴整齐。

????他心里忍受了一场巨大的煎熬才会爆发,因为他发觉他爱她,但她所受的苦,并不是她的错;而她所受的伤痛,又真的比他少了吗?

????他明明知道她今天为了保全他和她才会这样牺牲自己,他明明知道她有多恨那老贼,可是他亲耳经历他们的活春,他嫉妒疯狂的歇斯底里!他难过的快要扭曲了,因此他要用最恶毒的语言骂她,让她也体会他压抑的痛楚,好为他分担一二,更重要的是,弥补他心中实际从未正当得到过她的不安。

????而如今,她是痛楚了,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可是他又真的得到了救赎吗?

????花飞飞把她翻转过来,见她满脸泪痕,死咬唇角不肯出声,心里比刚才听她跟别的男人翻云覆雨还要痛楚,他把她拥在怀中,再也说不出多余的话来,只是轻轻反复懊恼叹息,对不起──对不起──

????他把她轻轻抱起,脚程不停,带着这遍体鳞伤的小人儿飞快逃离这充满滔天恨意和翻腾妒意的梦魇洞。

????一路上,小人儿一句话也不说,仿佛还没从刚才的颠簸中回神。

????花飞飞後悔极了,忍不住轻声道,甘草,你别恨我,花大哥不是个东西!我方才是嫉妒的发疯了,才会去欺负你,你别再同我计较,好不好?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其他的事,我再也不同你奢求了

????甘草悠悠叹了一声,叫人听了心疼到心眼里去,她伸手环住花飞飞的脖颈,花大哥,你是真心对甘草好的人,甘草感激你的雪中送炭还来不及,怎麽会恨你呢?

????花飞飞欣喜於色,慌忙解释道,甘草,我也许爱上你了,才会那麽难受,想要死了一般,但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便有什麽又不能忍呢?

????花飞飞絮絮道,我其实并非迁怒於你,我只是痛恨自己无力,为何竟然保不住自己心爱之人,如同身临剜心刮骨之痛

????甘草并不十分意外,只是对他厚重的感情无法回应,她轻轻把脑袋贴在他的口更近的地方,叹了口气,轻轻蹭了蹭,这小小的动作已经足够取悦安慰到他。

????而与此同时,甘草还在盘算另一件事:田天齐果然奸诈,天元是朝廷的地盘,但是通过定柔又必须从此路过天元,田天齐原是算准了前路是一条死路才会放他们离开的,好借别人的手来杀他们。

????看来终究低估了田天齐的能力,而他们此行不知是否能活着到定柔呢?

????她心绪不宁便连带着在他怀中也不安稳的拱起来。

????花飞飞见她消沈不安,似乎算准了她的心事,慰籍道,别担忧,有我在一天,便挡在你身前,即便是替你去死今日那般牺牲之事,今後再也不要做了你却不知,我宁可去死,也不要看你去糟践自己你这样换来的生机,我又怎能心安理得呢?

????甘草依旧沈默,只是双手从他腋下穿过,悄悄从他背後环住了他的腰背。

????花飞飞早已习惯她的回避,不料她此时动作温馨,他身子一僵,心头如鸿羽撩过,很多想象中的东西冲破心防,结成美好的憧憬:待此间事情了断,你也许便对我有了答案,到时你我二人逍遥天涯,早也不受那些贼子纷争束缚威胁,真是天大的美事。他说着神采奕奕,到时我们找一处山林,盖一座小木屋,隐居起来,只有你我

????他还在兀自描绘未来的蓝本,却发现不知何时小人儿已经蜷在他怀中睡着了。

????而他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加快步伐,为小人儿提供一个安稳休憩的场所,

????看着她娇俏疲惫的睡颜,他把她牢牢护在前,像是说给她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宣誓:

????你放心,我答应了你的事,就算到死,也保你周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