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2.二弟2(激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42.二弟2(激h)

梨花女御2017-4-9 18:16:30Ctrl+D 收藏本站

????那紧窒的味道啊,实在是太舒爽了,让他忍不住又急忙冲进去半,把她的花道堵的死死的。

????啊甘草给他完全的侵入,这下完全失了自己了,那只单腿除了勉强立着随着他动作摇摆,几乎软的站不住,她全身的力量几乎都通过花道那一处挂在他身上,然後随着他的抽在水波里荡漾。

????不仅仅是身子里头的快感!她的身子随着水的浮力半漂着,又依赖着他的动作,身子里头也是被的一波强似一波,里里外外的波浪席卷了她,让她真的像随波逐流,飘飘欲仙了!

????少年听见她被的几乎拐弯的叫声,腹中的火气越来越大,阳物也硬了一圈,他同样舒服的要死了!阳物给她紧紧夹在那温热潮湿的小地方,进退都要他耗尽勇气,他身子在波浪里摇曳动作,整个人都置身在水中,似乎整个都被她的潮湿所滋润着,包容着,再也不能更多了

????你,你是我的少年迷醉的胡乱着她,看她面色如熏染过,人也快醉死在他的大攻击下,狂乱的嘟哝着,坏你的身子,永远也不叫你走

????他凶猛的刺入她,几乎用全身的劲把自己连撞入她的窄小,又突然的拔出大部分,再复有狠狠嵌入她。

????甘草在他狂乱的攻势下几乎被的昏死过去了,她从未承载过他这样疯狂的,狂乱的热情,似乎走火入魔了一般,而在听到少年的呢喃後更是血凝固了,她从刚才也没听到少年说话,可是这一开口,绝不是她未婚夫的声音!

????甘草身子一冻,几乎不敢置信,不,不是你,你不是他!你不是他!甘草惊恐的盯着他的脸,本能的往後挣扎,就要从他的东西上退出来。

????少年猝不及防,已经被她逃脱,看着怀中女子在自己最快乐的时候逃走,如看见魔鬼般踉踉跄跄跌倒在岸边,少年痛苦的呢喃着,这就要梦醒了吗,这就逃走了吗

????不──他飞快的爬了上去,女子正要费力的爬起,已经被他抓住了脚踝拽向自己。

????不──你这个疯子!甘草害怕地踢打着,却挣不脱他的手,被他拉高侧着的腿,直接就着未消退的大从花道的侧面直直的了进来,两人近乎是耻部完完全全相扣在一起,再也无法再深了。

????少年完完全全被她吃进去,能感到她窄小的花口快被他的大给涨得爆了,他幸福的吐了口气,再次开始深深浅浅的律动,似乎是要惩罚这小女人的擅自逃脱,他每一下都深深把自己倾注到她的小花心正中,能感觉到那被她小小花心紧密排斥的感觉,就像吸吮他的龙头。

????呜呜你放开我你是谁放开我

????少年充耳不闻,反而更是抽的凶猛,忍不住每次拔出後都急切的回归那个最深的所在,他的一次比一次的深入让甘草在疯狂的快感里肚子几乎有一些不适了,她甚至觉得,他如果可以的话,想要把真个人都侵入进来。

????但是那撞击花心的快感又是那麽灭顶的舒服,这是第一次被迫跟一个这麽陌生的人发生如此乌龙的交合,偏偏还这麽的深这麽癫狂!

????不要你快放手甘草费力地挣扎,下身早已泥泞的没有丝毫抗拒,所幸双臂还有些力气能够挣扎。

????甘草被他撞的耻骨都快痛了,花道里的媚无法有任何抵挡和挣扎,随着他凶猛深入的进出顺服的沁出水珠,滋补他的男龙,

????不许你不许你忘了我你怎麽可以少年撞的越发的用力,越发飞快,几乎用全身的气力在撞击她的私处,仿佛这样就能让她记得他更深些。

????甘草被他全身凶猛攻击下的阳物给的几欲昏聩,只能张口像鱼儿样干渴的带出不成声的求饶,花里却承载着他最热情刚劲的抽,所有的瘙痒和难耐都不见,只有做到最深处那花心里无助的哭泣和柔弱,承受着颤抖的快意!

????啊──少年低吼一声,下体快的几乎看不清,狂暴的着被他高高固定住单腿的女人,在一串快似闪电的抽中,狠狠入了她的花心正中。

????他依然保持着前的姿态,半跪在那里,紧紧抱着女子的玉腿,久久不肯松开,好半天,才从那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惊讶的看着手中的白腿,和身前面带红晕柔弱无助的女人。

????这,这不是梦,那麽,这到底是为什麽?

????身後却传来大当家怒极沙哑的喝问,你们两个在做什麽?──

????只见来人也是一张无须玉面,换了清爽的白衫,跟甘草身上的少年长相肖似,只除了略微年长。

????他不曾想,洁面之後来给她一个惊喜,却看到这样一幕!

????他的女人,即使不是他理想中娇妻美眷的模样,可已经是他所接受的妻子!共同生活了这些天,也有了默契和感情了,每天同床共枕,更兼之行云雨之事,早已习惯了接受了她的好,慢慢打开心扉怎可被他人染指?

????少年迟疑的回过头,叫了声哥,又依然伸手向甘草的脸蛋,媳妇,媳妇,是你对不对?

????来人再也看不下去了,拳头握得紧紧的,一把揪着少年的脖子从地上拎起,几乎要把他掐死,仲艾!你,你竟敢辱大嫂,我杀了你!

????少年拼命挣脱他的手,仍然欣喜道:不,不是的,哥,她是我那时在流浪时的媳妇啊,我跟你说过的!是她呀!我找到她了!

????甘草茫然的看着少年欢欣的脸,她先前只见他同她未婚夫长得一样,竟然没有发觉,这张清秀英俊的脸,同那个落魄的小乞儿是一模一样,只不过,那时她讨厌他,怎会知道他洗干净脸又整理了须发後的样子呢?

????甘草觉得造化弄人,心里像是大锤敲打了一下,她颤着双腿,来到诡异的二人中央,忽然问向大当家,你,你的名字──

????大当家叹了口气,似乎也什麽都明了了,我上山前的名字叫孙伯荞,他看了看着的天空,几乎说不下去,这是我的亲弟弟,我们打小抄家後就流浪,在五岁那年经过宛平镇,我把弟弟弄丢了,後来,我做了山贼,一直也没寻见仲艾的消息,直到去年他来投山,无意间露出那方锦帕,才被我偶然发现。

????孙伯荞叹了口气,甘草赤裸而遍布爱痕的身子刺激着他的怒火,可他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声音如隔世沧桑,原来,原来你们早就认识。

????孙仲艾只是痴痴盯着甘草,抓住她的手,唔你叫甘草啊,这次,再也不给你走开了。

????孙伯荞看着这刺眼的一对人儿,原来他才是後来的,多余的那个麽?他无力的转过身去,甘草,我们的亲事,取消吧,我对不住仲艾,害他流浪了这麽些年,吃了很多苦,我不能跟弟弟抢女人。说罢,他大步流星的走了。

????两个人相处了十来天了,一起同床共枕,一起学会做一对平常的夫妻,虽未完全打开心防,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使不是从爱情开始,也已经有了藤蔓般的牵扯,想要除,会钝钝的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