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4.玉龙(微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44.玉龙(微h)

梨花女御2017-4-9 18:16:43Ctrl+D 收藏本站

????小雨,似乎已经大了一些,带着股子秋风,让她窄小的肩膀瑟瑟发抖,她终究只是个纤纤弱质啊,她也会冷,会心痛,会

????一把伞稳稳罩在了甘草头上,身後传来少年忐忑的声音,姐姐,别哭了──

????是的,她哭的他心都碎了。

????甘草抹了一把脸,回过了头,她有些恍惚,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但还是对来人微笑,你看错了,是雨水。

????少年还不及言语,转瞬已经失色,面前的女子身子一软,已经要瘫倒在地。

????他顺势接住她的身子,半晌不动,手臂微微颤抖,泄露了他火热的心。

????甘草醒来的时候,觉得身子绵软无力,似乎在一个山洞里,外头劈里啪啦下着大雨,阻了回路,山洞里一堆火烧的正旺,把白衣少年眉目俊秀的侧面映衬得满面红光,那眼里因为跳动的火焰而神色鲜亮,似乎陷入最美的遐想。

????甘草张口,嗓子有些干渴,还有些疼痛,明白大概是感冒了,你你是?

????少年听她醒来,扭过头来,眼里火一样的热情,姐姐,你不记得我了?

????甘草大惊失色,面色惨白,忍不住用手按住肩头那个开始随着心痛而灼痛的牙印,他他不是明明死了吗?怎麽会?

????眼前这张脸和记忆中那个叫杜皓然的人重合在一起,八九分相似,尤其,都一袭白衫。

????她脑袋开始痛,只记得那个少年叫杜皓然,像蝴蝶一样坠崖了,至於怎麽死的,被谁杀的,她再也记不清,她只记得,那个少年似乎曾经跟她有什麽纠葛。

????你你是人还是鬼?

????少年有些失落,上前来很是自然的了甘草的额头,没有发热啊。姐姐,我如今叫孙玉龙,你再看看我,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他说着捧着甘草的下巴向自己凑了凑。

????听见不是那人,甘草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却又莫名失落,她按住太阳不去想,下意识的闪过他的碰触,我看我和公子大概都认错了人了!我确信并不认识你。

????她虽说因着轻微的风寒有些昏了头了,但是有了上一回的经验,清晨那样的乌龙自然不会再来一次了。男人,也许是这世上最凶猛的动物吧,认错了,可再不是好相与的。

????少年抓着她的肩膀,手指劲道大的她有些不舒服,声音带着急切,姐姐,我是立三啊!我现在改叫孙玉龙了,不再是小乞儿了,我也是定苍山一名小将了。

????甘草听他说的急切,脑子里灵光一闪,立三,这名字忒耳熟,似想起却又想不起。

????少年眼里失落更甚,竟一头扎进她怀里,抚上她高耸松软的房,还像个孩子似的不住的在她口乱蹭,那时,我还,我还吃过你的

????甘草被他在脯蹭的不能忍耐,挣扎着後退了几分,你是,跟着仲艾的那个少年?

????孙玉龙终於给她认出了,高兴的紧紧抱住她,脸上还带着可疑的酡红,是了,姐姐终於记得我了。

????甘草从未觉得在窑洞时的记忆是多麽美好的记忆,也没留意过那些脏污的面孔下到底长得什麽模样。

????也许,她下意识一直选择忘却那些事,不过後来,差阳错,她已经对那些少年无关乎痛恨或者厌恶了,眼下,只是一名故人。除却了,临逃跑前那次有失本心的色诱。

????甘草忽觉得有些尴尬,不知说什麽才好,她从未预期过还会见面的人,又一次见面了,自然是没有准备的,只好笑看着他,立三,三三子,你你还好吧,怎麽忽然改了名字呢?

????孙玉龙见她并不排斥他,起了神采,以前不过是街边的小叫花,叫什麽阿猫阿狗的,有什麽要紧,现在我也是个小将了,大当家说我伶俐,把山底矿石加工的事都交给我了,我现今也能担得事情了。以後玉龙一定要出人头地,干出一番事业来,和姐姐共享荣华富贵!

????甘草见他眼里浓浓的野心和神采,忍不住失了会子神,似乎有些不认识这个少年了,这似乎不再是那个被她促狭的勾引了一下就慌乱的少年了。他的话更是让她心底有些不安起来。

????不过,人的本,总是有着某种定律,倘若孙玉龙当初不够大胆,他当时怎敢回应甘草的勾引呢?如果说有了什麽变化,也许是某些隐忍的东西,更加勃发了吧

????甘草见他并无局促,也大大方方,揽了他的脑袋,抚了抚他的发冠,勉强笑了笑,你们现在都很好,只有我不好罢了。

????孙玉龙见她寥落,本来隐忍的那块地方也给刺激的生痛,心里有什麽东西恨不得立马破土而出,但是,他不过是个手下,他又争不过他们,也不能跟他们争,姐姐,你过得不好麽?我瞧,大当家和我们大哥,都是记挂你的。

????甘草立马冷了面色,道:别再提了,我择日便走,他们跟我能有什麽瓜葛。

????孙玉龙许是被她要走的话给逼急了,许是听到她并不把那两位挂在心上,心里火烧一般,那股原本收敛镇压的奢望像野草燎原一样疯长,突然紧紧抱住甘草,在她耳侧呼吸急促,忘情的亲吻她的如羊脂白玉的侧脸,话语迷乱,姐姐,就让我照顾你吧,不要走,不要走,我孙玉龙定然把你捧在手心里,谁抢也不放

????甘草脑子瞬间失神,本来就脱力,给他亲吻的更加酥软,眼看他就要循着香唇吻了上来,她集中神,巧力在他口一拍,迫的他连连退後,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甘草虽然全无内力,武功不继,但此一时已不是流落街头时体弱气虚的模样,对付孙伯荞也许还是不成,但是对付他们这些全无基的小少年,实在是轻而易举。

????姐姐你──孙玉龙面上惊讶,全是不甘之色,你什麽时候学的武功?

????甘草没有答他,却正色道:玉龙,当初,是我不该,不该为了逃走而引诱你,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你别再记挂我了,还是不要生出那些不该有的想法。

????孙玉龙给说的脸色苍白,讥讽的一笑,不该有的想法?姐姐,你心里原也分了三六九等,给大当家的睡了去就不算什麽,给我分一杯羹却不行?

????甘草听他越说越荒唐,厉声呵责:玉龙,你休要再胡说了,我又不是什麽烟花女子,任你们谁来糟践我都可以?

????孙玉龙索什麽都不顾了,是了,大当家的玩弄你,你也甘愿偿他所愿,我孙玉龙一颗真心托付,你却弃之蔽履。

????甘草脸白了白,心口一阵痛缩,我,跟你们大当家的,没任何关系。

????孙玉龙又靠近了来,不善的笑道:方才,在树林里──我都看见了!你敢说,你不是被他欺骗了感情,欺占了身子?

????甘草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麽好,这少年此时咄咄逼人的模样,竟叫她觉得害怕。

????那孙玉龙已经飞快的覆上了她的身体,把她牢牢压在身下,一头扎在她脯又是又是亲,仿佛膜拜最美而不得的东西,姐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多想要你

????甘草心神恍惚,又被他啃的身子飘忽忽的,眼看快要被他分开双腿攻城掠地,少年忘情的眼睛里带着执拗和野蛮的光彩,她喉咙一松,娇喘出声,已经感觉他喘息越发沈重,那双腿间的壮可怕的顶着她的小腹

????孙玉龙灭顶的热情突然被拦腰的一指定在那里,如同山洞外的霏霏风雨。

????姐姐,你──孙玉龙不解的看着甘草,恨不得用眼神剥了她的衣衫。

????甘草淡淡皱眉,平息了下被撩拨起的欲望,怎麽,若不是我点了你,你那手指在我的天池,却又为哪般?

????孙玉龙脸色一片煞白,不甘的盯着甘草的一举一动。

????甘草逼问道:你口口声声真心想得到我,与我鸳梦一场,却又要点了我的,强了我同你颠鸾倒凤,这便是你的真心?

????孙玉龙咬紧唇不说话,半晌脸色一松,所有的觊觎似乎都不见,轻快无邪:姐姐,是我错了,我不该随意揣测你的心意,你放了我吧,我不再打你的主意了。

????甘草并未给他解,站起身来,揉了揉疼痛的额角,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我还不放在眼里,不过我此刻想静一静,不想你跟来,你一个时辰後便可以自如了。

????说罢,她拢紧衣衫走进了风雨,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孙玉龙只紧紧盯着她遥遥的影子,眼睛里像是狼一般的凶光,他是从什麽时候想要她的呢?是从第一次见面亲眼看到她被大哥按在身下的时候,还是从她第一次引诱他的时候呢,抑或是从她母亲一样哺的香甜怀抱?或许已经无从知道,本来以为那个女人已经无计可寻,没想到终有一天再遇她,那麽,他还要像过去那般窝囊的肖想着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