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8.分歧1(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68.分歧1(h)

梨花女御2017-4-9 18:19:26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在洞中呆了三日,渴了就饮山泉水,饿了就吃岳小川随身的干粮,采些野果,倒也惬意。

????除了她总是被他做到无法起身和动弹这件事,别的都好──可惜,两人在洞中也似乎没有什麽别的事要紧。

????只听洞里一阵羞人的交合声,伴着女人的埋怨娇喘,小川你你要把我做死还是怎样我啊

????女人身子韧极好,一只大腿被高高拉开到头顶呈前後劈叉的姿势,中间的花就迎着男人的大,无法躲避。

????这三天,被他用各种羞人的姿势一一尝试,初时她还尝试着运功,现在她已经被做的只能任君摆弄,别说干点别的了,就是吃饭喝水恐怕还要他来喂。

????偏偏岳小川丝毫不觉得羞耻,一张淡定的面容始终都是那麽清冷自持,明明身下邪恶的紧,面上却坦坦荡荡毫无猥琐,仿佛做的是天经地义的事,而不是什麽山野媾和。

????甘草看得啧啧称奇,他除了跟她发怒的时候,别的就算是弄她到忍无可忍,也还是一副云淡风轻,她忍不住动了动酸痛的腿,阿川,我说你不累吗?

????岳小川瞥了她一眼,不累。说着身体力行,用急速的抽告诉她:他还有的是力气调教她。

????甘草气噎,小被到快要麻了,忍不住在他面上一阵掐又是捏,天哪这真是那个岳小川岳少侠吗?我记得他初次被我勾引的又哭又求的,现在竟然会天哪

????岳小川狠狠剜了她一眼,又哭又求?嗯,这提议很好。说罢将甘草翻了个侧身,牢牢抓住她一只腿,垂直着用分身直截了当的刺入她,这样的角度两人的器不仅完完全全贴合,而且连周围的肌肤都能磨合,顶的甘草小腹也一阵阵闷闷的快感。

????不啊不我错了!甘草被的眼泪都出来了,下身的眼泪则更是数不清,我说错了!是又骂又求!又骂又求!

????她这些天算明白了,这个人外表云淡风轻,实则内里是个大男子主义,每每忤逆他,必然搞得她下不了床,还少不得趁着喂水喂食揉腰的时候来继续开荤

????岳小川方才温柔了些,颜色稍霁,我是不是我,你感觉不出来吗?他的分身也在她体内坏心的动了动,我只对你不一样,你不欢喜?

????甘草心中倒是真有一丝丝甜蜜和得意,忍不住环手勾上他的脖子,趁机将那条腿放了下来,从那个羞耻的姿势里解放了出来,要我说,千里独行岳公子,往日里还以为是个‘真君子’,其实呐,不过是个‘假道学’!

????岳小川嘴角淡淡的笑,使他整个人也柔和了许多,你还说,我受了十八年的元阳被你这女妖盗了去还这麽伶牙俐齿。你不知道麽,物极必反,这越是要禁欲的门派,到解禁时才越是如开闸泄洪,你招惹了我,就要好好应对。看你这小妖还说不说什麽换人的话来。

????甘草嗔道,你这个小心眼,一天两天的,老拿人家生气时的说话说道。

????他在她臀瓣一捏,有些话,可不是随便能说的。说着啪的一拍,重重打了一下,趁着她下身收紧快速抽了几下。

????甘草眼神迷蒙,沈浸在酥麻的快感中,小不停的抽搐,水儿滴答流个不停,把他的唇吻勾向自己的双,有你便够了,我怎敢还要奢求?这世间,从此就是你我二人心意最近。我也只有把不敢说的话对你才能说出口。

????她这话半真半假的,参杂了五分情谊,三分应和,两分谄媚。

????岳小川餍足的浅笑,也自然不完全信她,你说怎样便是怎样。反正,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说罢,把女人托起,按在身上上下套弄,只有这样切实的占有,才让他觉得踏踏实实,不用费心猜测。

????喂不要我累死了坐不住的

????不用你动。

????我会死的你要我未报仇身先死吗?

????你伺候好我,你的仇,我帮你报。

????甘草只能摇摇晃晃,目瞪口呆,她还没想出再多借口,果然真的被做晕过去了。

????这样的日子又过去了几天,约莫着岳小川也知道,再这麽下去,估计他没亏损完之前甘草会先被掏空,终於肯放她回去了。

????事实上,甘草的倾城法力已经第四层了。她师姐这麽些年,也不过到第四重而已。

????岳小川随她出去,到分别处,却有些破天荒不够洒脱,你你这副容颜见了你师傅或许会有麻烦你真的不跟我走?

????甘草愣了愣,又道,我绝境时曾得师傅收留,又教我武功,不论她对我好不好,不论她教我武功是正是邪,我都不能一走了之,何况,我还欠她一件事。

????岳小川又恢复了那副淡漠样,调侃道,你对你师傅倒是恩怨分明,怎麽对我却以怨报德?

????甘草脸一红,想起洞里二人的痴缠,转身就走。

????岳小川一把攫住她胳膊,放柔了声音,若是在这里不顺心了,去定柔西边云州的云台山找我,云台山最高处便是剑仙门。

????他看着她已然仙子般的脸半晌失语,他只不过随便给她买了件寻常村妇的衣裙,比之先前轻纱下的妖娆,已经成了端庄的闺秀。

????岳小川想了想又补充道,待我办完了事情,也还会来找你的,你等我──

????甘草低低应付嗯了一声,挣脱了他手臂,就要疾步离去。待走出几步路,突然被从後打横抱起,惊慌失色。

????岳小川你做什麽?

????岳小川把她轻轻放稳在地,我想了又想,还是不能放你回去,我不放心。我要带你一起走。

????甘草惊呼道,你这是怎麽了?你放我走,我还有事呢!

????岳小川其实半是担心她要练什麽见鬼的功夫,半是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害怕太会为难与她。

????不行,今天你必须听我的,我是你夫君,有什麽事我替你解决。岳小川不由分说,拉起她就走。

????甘草自然是不从,她也实在是生气!他总是这样大男子主义!什麽事都要他来想,替她做决定,凭什麽?

????两个人一来二去,在路上拉扯起来。

????这里已经是管道上了,拉拉扯扯的自然吸引别人的目光。

????一个蓝色锦袍男子驾着白马淌过,本来走的就不快,看到这情景便驻足下来,跳了下马,挡在甘草身前。

????这位姑娘你且退後,男子坚定的挡在甘草身前,隔绝了岳小川的上前,不知这位公子为何苦苦纠缠这位姑娘?

????男子面对着岳小川自然是看不见甘草的表情,岳小川却惊讶的看见,她眼中泛出强烈的怨恨,紧紧锁住身前的男子,袖笼微动,暗蓄内力。

????不错,那人正是御用银刀凌霜寒。

????他不过依照皇帝的吩咐出来四处巡探有无同小侯爷肖似之人,茫茫人海大海捞针谈何容易,他也乐得四处游山玩水。

????岳小川自然也认出了,凌侍卫,这是在下的家事,你最好不要管。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