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0.邪恶3(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90.邪恶3(h)

梨花女御2017-4-9 18:21:24Ctrl+D 收藏本站

????他的舌头灵活而热情的绕着她的香舌,像是本来就想要这麽做,两人吻得密不可分,互相分享着彼此的津,和进一步连接在一起的讯息。

????你平时不是一副要得道飞天的样子麽她喘息着避开他的第二个吻,半是不解半是不忘回敬他。

????真是个记仇的小妻子呢,岳洛水笑笑,得道飞天麽?跟她一起,怕是此生无望了。

????神仙就不能有妻子,行夫妻之事?他的手又不安分的在他下身玩耍,试图找到一个源泉所在。

????不要啊她舒服的尖叫,一动也不敢动,她此时绝对不能否认,虽然只有几面之缘,但这个寡淡又古怪的男子所带给她的刺激,永远多於任何她经过的男子。

????岳洛水罔顾她的意愿,欣赏着她的惊惶失措,甘草唯有眼睁睁见他伸出修长的手指从那里了进去。

????他一边还抬头看着她,觉得此刻甚为满意。

????本来紧窒的不容一指的小口,却被他破开阻堞,他的手指本就修长,很容易的触动她敏感的媚。

????啊我不要弄了甘草媚眼如丝,看着他仙人般的面孔因为某种隐约的兴奋也染上淡淡的粉,还不及她捕捉他的欲色,他已经加快了速度,手指快速的抽进抽出,带出了她体内迫切的快感。

????同样的事,若是小川来做,会觉得有些鲁,阿里来做,会觉得是在亵玩,而他却如此认真地用手指玩弄着她,不惜将她每一个表情看的细致入微。

????他的手指让她愉悦到骨子里,那样顺畅的玩弄,让她的每一寸媚都充满了惊喜,神智溃散的最後,她似乎是不甘於就这样沦陷其中,终於也要把他拉下水去。

????别别再了甘草曲起了双腿,求道,给给我我好想要

????岳洛水终於收了指头,拿出那晶亮的手指,还低头仔细看了看。

????你!不知为何,甘草每次见他做这样的事,都觉得极度的不协调,也极度的邪。因为他原本看起来实在是太远离尘嚣了。即便是脱光了衣服的岳洛水,也依然有仙风道骨的资本。

????怎麽?你这麽急切

????岳洛水随便将手指上的蜜水往自己高高翘起的淡粉色肿大上面抹了抹,便来到甘草两腿之间。

????甘草见此忍不住脸又红了红──他这样做实在太

????但他总是能将这样邪恶的小动作做的如此自然,仿佛二人之间毫无芥蒂。

????不得不说,即使是她和岳小川之间,经历了多次的纠缠,也依然是有些陌生的羞涩,更多的时候,她像是被他强取豪夺。

????岳洛水的粉红色大已经对准了中间几不可见的小洞,那光泽极度漂亮干净的淡粉柱让甘草忍不住看傻了眼,不肯移开目光,它同时因为她的注目而高兴地弹跳了几下,随後急於表现,艰难地推开层叠阻挠了进去,先是前面一点,然後一点一点的整个都深入了进去。

????啊──甘草紧紧夹着他的分身,花壁一阵收紧和蠕动,绞的他一下又大了一圈,迫得她双腿再多分开一些。

????好好舒服嗯甘草媚眼半阖,明明娇羞无限的人,却被冲昏了头脑,说出这样无耻的情话。

????岳洛水眼波一沈,知道她此刻已经做好了准备,恐怕太过温柔她反而不喜,便整抽出大半,再用力的沈入进去,如此反复,毫无怜惜的在她湿润的花中挺进,果然,带出了更多,更彻底的湿意。

????而他也因为那粘腻的套弄而欣喜莫名,全身的妙处都被唤醒,仿佛开创了一个令人惊喜自豪的秘境。

????难为他一低头便是她粉嫩饱满的玉壶,玉壶的唇口小巧致,却艰涩的吞吃着尺寸不符的入侵物,唇口都被撑的晶莹发亮。

????你怎麽这麽熟练?甘草喘了好一阵,才适应了体内被调动的高涨的情欲,迷糊中好奇问道。

????岳洛水微微停了动作,笑道,坏丫头,我知道你就想看我的笑话,但是,你今天不会如愿了

????说罢,他将她身子一反转,从後面果断进入,并用双手大大的掰开她的臀瓣。

????如此情状,那玉柱便进入的格外的深,狠狠地顶到她尽头的关口,带来没顶的快意。

????啊!你──甘草刚想扭动,已经被他再次抽出刺入,弄得头脑空白,还不待她再做反应,又开始新一轮攻击。

????他伏在她的耳边,轻咬住她的耳垂撕扯,你已经不情愿同我我哪能再让你觉得不好,我今天上午看了春图册,学了十八种姿势。

????甘草转过脸来,迷茫的看着他说出郑重的话语,突然觉得这样的他可爱极了,倒也不是那麽抵触和讨厌了,她甜甜浅笑,你从来都是很体面的,也会做这样龌龊的事?可是我欢喜极了,因为想到你那种样子,有种破格的意境。

????岳洛水快速抽了几下,道,你又在想什麽坏主意,说吧。

????甘草蹭过去,循着唇角奉上一个主动的吻,果然,吻毕,他的眼睛雪亮。

????我在想,若是仙人般的岳逍遥下回参加武林大会的时候,在尊客席上手捧一本春册那模样一定销魂的很。

????她是真的不知,岳洛水已经好些年头闲云野鹤,不去参加什麽武林大会了,不过岳洛水不是寻常思维的人,因为他会很乐意为了妻子一个小小心愿去尝试一二。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麽事算是破格的。

????岳洛水宠溺的在她身体里驰骋纵横,这会已经不必过多在意她的感受,他便一径的自己套弄,有何不可但凡莲儿想要,我都愿意。说罢,在她发梢落下细碎的吻。

????你──甘草生气,她也不知为何自己此时格外计较他的称谓,她甚至强行抽离自己的身子,翻转过来,怒瞪着他,我不是什麽莲儿!我说了我不要当替身!不要!

????她也不知,为何现在这麽大的脾气。

????岳洛水一愣,过来搂抱她,我就不信,你和这个名字没有什麽关系。那幅画叫我去找你,而我终於找到,这不是巧合。

????甘草呼吸一窒,想起了难产时秘境中那人那声莲儿来,此时想来,难道真的跟她有什麽关联吗?

????或者,跟穿越前的那个痴儿有什麽关系?可是她是甘露,原本来自异世,她此时甚至不愿承认,她是原本的甘草。

????她别扭来别扭去,觉得自己快要想的人格分裂了,终於冲他显露了任。

????不,我现在只是媸颜,没有别人,你那麽喜欢莲儿,你应该再去寻找,而不是用我来发泄。

????岳洛水皱了皱眉,胡闹!要是发泄,我要等十八年吗?说罢,他掰开她的双腿,湿润的玉柱很容易的就又要钻进去。

????甘草还在生气,一阵乱扭,就是不肯让他进去。

????岳洛水无奈,施展温柔大法,是我错,你到底要怎样作罢?这小女子有时不知哪筋犯倔,便不讲道理,他委实无法同她解释清楚冥冥之中唯她而已的感觉,虽然他很开心她会有吃醋的意思,可是这麽停在这里不上不下实在是不好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