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3.双修2(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193.双修2(h)

梨花女御2017-4-9 18:21:39Ctrl+D 收藏本站

????甘草泪眼朦胧,怔怔的看着他,好似还缓不过来,一时没有想到,他会最终放弃了骄傲,用这样的方式来宣告他的妥协。

????她用手轻轻抚上他的脸颊,来回摩挲。

????小川她双唇微翕,那对不住三个字却是吐不出来,唯一能做的似乎就是热情的迎合他,温柔的给他所有,抚慰他矛盾的心。

????不要说他一低头衔住她的芳香的唇,浅尝辄止,闭目凝眉。

????他的吻更像是慢慢的平复自己,直到反反复复品尝了许久,他才移到她的耳畔,悄悄地呼吸,就让我,再醉上一醉吧假装自己还什麽都不用面对

????他说罢,循着她的颈侧就吻了下去,那吻渐渐变得甜腻湿糯起来,让甘草也酥痒起来,从里头湿了起来。

????她的容颜实在是美极了,尤其是这样被诱发情欲的时候,明明美绝伦的面孔,却站染上妖娆的媚色,让定力不通的男子恐怕都无法抗拒。

????然而岳小川却不愿多看一眼,他每每看到她的容颜就想起温泉山洞里的耳鬓厮磨,和两人前前後後的纠葛来,一时竟觉得失控,没来由的动作就鲁了起来,下身不要命的凿入,引得耳边人低低压抑的呼痛,这才警醒,慌忙随手揭起她的肚兜,蒙在了她的脸上。

????他的手掌抚上熟悉的浑圆,和平坦的小腹,只有这熟悉的触感,让他还以为什麽都没有变。

????其实甘草宁愿他鲁一些,这样她好像好过了一些似的。

????我甘草犹豫了一下,还未出口,岳小川已经俯身含住了她前的樱珠,极尽温柔的舔吮,她头脑一时空白:岳小川从来都没有过这麽温柔的时候,她欲望越来越强烈的同时,却又深深的不安,害怕她和他就这样完了。

????其实本来她也未打算跟他有什麽结果的不是吗?可是到头来,她终究不是那样洒脱,她还是放不下他的。说她傻也好,弱也好,即便吃了男人的亏许多次,她还是觉得小川是不同的。

????强烈的不安叫她突然揭开脸上的肚兜,惶恐的紧紧抱住他装的身子,和他紧紧贴合在一起。

????小川你是不同的她闷闷的把头贴在他的膛,在我心里,你永远是不同的。

????不仅仅是愧疚,要偿还你,我才觉得,我害怕你会不要我

????她说不下去,眼泪都快要又出来了,岳小川身子一僵,难以置信的低头,刚好看见女人复杂难言,又有些羞涩的脸,不再是一味没心没肺,也不再是一个劲要偿还他,和他撇清关系,而是像极了小姑娘出阁,有些扭捏的模样。

????他一直想看见这样的甘草,一个平平凡凡的甘草,可是没想到,在他快要崩溃的时候才看到她为他些微转变──但这也已经足够!

????岳小川深深呼吸,也回手紧紧搂住她娇小的身子,下身更是因为她的肺腑表白而陡然坚硬了许多,让怀里的人脸红心跳。

????他十指进她的发中反复梳拢,你不用如此担忧,他温柔的动作,玉龙在她双腿间进出的坚定而节制,即便你永远不觉悟,我也不会抛下你的,他低头在她额头轻吻,谁叫岳小川是个死心眼呢

????甘草从未想到,会有一个人这样坚定不移的爱她,对她好,不为情欲,不为容貌,只为了她这个人。她小鸟依人的随着他的韵律起伏,身子泛上淡粉色,并没有下午那般汹涌的情潮,心里却无端觉得无限满足。

????她觉得:夫妻就该是这种样子吧!

????还不待她深想,他的吻已经铺天盖地的落在她的肩上脸上,如蝴蝶轻落,润物无声,甘草一时迷醉,渐入佳境,下身已经随着他的抽湿了通透。

????她不由双腿大开,想叫他进入的深入一些,凶猛一些,口齿还含糊不清,要再快一些啊给我

????她面色如桃花,美不胜收,春潮汹涌,给我给我再多一些

????他的玉龙已是给她的呻吟撩拨得肿胀不堪,寸步难行几乎破功,不由低头苦笑,这却不行了,你忘记了,他将《枯木逢春》展开在她眼前,进退有度,过门不入,一张一弛,收纳自如

????甘草撑着身子坐将起来,顺势同他坐合在一起,你可别念了你们的好师祖,明明是房中术,却要弄得跟和尚斋戒一般,叫人怎生忍耐?

????岳小川喘息着顶弄她,上下其手,我也觉得如此,不过书上说,第一次打通二人门气息难免辛苦些,待打通之後,受益无穷,自然有後续的妙处,届时便不用如此费力,每每你我二人修习之时,便可随之自行体味了

????甘草被他顶弄得娇喘不胜,生怕自己一时泄了阻碍了今日恢复他内功,慌忙催道,多说无益,那便开始吧,终究你是主导,你来

????岳小川不敢丝毫分心,拼命压抑上头的快感,下身还要不时动作,催动二人体融合,忍得极为辛苦。他又持续抽了一会,方觉得二人的下体已经泥泞一般几乎不分你我,便道,试着运起内力,丹田下沈,从会至阳传导给我,然後守住小周天,不要散功。

????甘草额头滴下汗珠儿,强忍着要软倒呻吟的快感,唇角犹挂着一丝媚艳的血丝,我会尽力守住的,你也小心不要泄了功力

????岳小川继续动作,方觉得她身子已经温热起来,直至发烫,也知她行功到关键处,见她面色隐忍,只当她还在因为情欲而难以自控协调,这时觉得一股劲流从下身处源源涌来,不由喜不自禁,也按照书册上的法子运气吐纳,想要将二人气息衔接首尾呼应,可过了一刻方觉得不对:她的气息几乎是源源不断的涌过来,如同开闸的洪流,连他特快要消受不住,不由大骇:她的功力何时这样强劲了?那移花接木,果真是邪肆的可怕。

????妍儿快收手,试着往回引导气息归元不要再输出了

????岳小川见她额头汗如雨下,忙试着将真气往回输送,却觉得她一片大乱,竟是无法接纳,不由有些担忧,怎样?有什麽不适了?

????甘草皱眉,半晌,终是无法开口说话,又坚持了一会儿,终於嘴角缓缓沁出鲜红的血丝,顺着口角不住的流下,触目惊心,我不行气血好热驾驭不了它我我怕帮不了你了怎麽办

????甘草想到空亏一溃,永远也帮不了岳小川恢复功力了,心里一阵凄惶,眼角也垂下晶泪,跟鲜血汇到了一处。

????岳小川不曾想,甘草到了这种生死攸关的境地还在担忧他的内功,想当初,若不是害怕她练了邪功日後短寿,他也未必要修习这什麽双修术,现在闹成这样,悔不当初,见她泪人一般喋血,早就心疼死了,哪里还继续的下去?更别说之前的疙瘩纠结,全都丢到了九霄云外,只觉得若是她能平平安安的,便是怎样都好,何况一个师父?

????想到这不由抱了一线希望,大声唤道,师父!师父──快来!快来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