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生父2-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201.生父2

梨花女御2017-4-9 18:22:22Ctrl+D 收藏本站

????良久,韩云胜似乎想到什麽,想要寻求一丝补救和和解,妍儿,为父对不住你,不求你的原谅。事已至此,你既被小主人他破了身子,不如再跟他小主是天下难得的英雄才俊!不管之前的事如何荒唐,也算是一桩

????甘草冷然打断,更觉厌烦,不必了我对你的‘小主人’没有兴趣。我现在心里很难过,不想考虑儿女私情,也不想再知道什麽往事或者身世,你们还是请都放过我吧

????韩云胜颓然噎住,他想要补救,却无从说起,他的确亏欠女儿太多,此时说再多也是枉然,待到日後,希望能够多照拂她一些,弥补他的罪过。

????岳洛水也冷哼一声,什麽男子,还要利用一个女人来练功,怎配得上我的妍儿,不劳师弟费心了,我会好好照顾妍儿的。

????韩云胜这才重新打量他,似有了然的点头,如此也好,妍儿就拜托你开解了正说着,只听旁边喃喃声,沈玉萝已经爬了起来,看到韩云胜,上来抓住他的胡子一拽,将他生生从地上揪起,老爷爷!你的胡子这麽长!送给玉萝几!说完果真揪了几下来,疼的韩云胜嘶嘶抽气,还被她举动弄得惊惶不定。

????沈玉萝又看向岳洛水,却是被他冰冷的眼神看的害怕,畏畏缩缩退到甘草跟前,小声嘀咕,姐姐救我,救我!这个人好怪,好可怕!他对玉萝那麽凶!

????此时沈玉萝娇滴滴的撒娇配上已经花了的妆容和沧桑惊吓的面孔,分外的悲哀。

????待到看清甘草,她又大叫一声,妖怪!你是妖怪!边说边惊恐的往林子深处跑去,大喊大叫,连鞋子也跑丢了,潦倒散乱形同村姑,就连甘草也不忍再看她凌乱的背影。

????韩云胜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又满怀愧疚的看了眼甘草,将一本泛黄的小册塞入她手中,这本《阳玄鬼大法》你且拿着,你是至之体,若是能像主人当初那样他说到这又愧疚停顿,虽然是非常手段,却是我唯一能留与你的,或许有用。

????他又同岳洛水道了声告辞,便奔着沈玉萝的方向急追了上去。

????时隔一轮,同样是一个常人,一个痴女,同样的一对母女之间,却是生生掉了个个。

????只剩下两个人,过了许久,这才听见甘草压抑的哭泣声传来。

????岳洛水温柔的着她的长发,好像在抚爱猫,别难过了妍儿,沈玉萝都已经疯了,就不要在意她了,她现在这麽惨,无法再兴风作浪了。

????他想想又道,你要是想她死,我就追上去帮你杀了她,她作恶多端,便是师弟护着她,我也要杀了她的。

????他说完低头,却是愣住了,只见甘草脸上一滴泪也没有,笑得开怀,仿佛经历了多麽滑稽的事,这让他反倒不知所措了。

????甘草拉住他的手,慵懒的看着远处,我不是恨她,要她怎样,也谈不上要难过,毕竟我今天才是第一天知道,就好似听了个说书的故事。我只是,嗳,只是觉得这出戏太有意思了,你倒说说,喏,我这样天大的笑话,为什麽要来到这个世上。

????岳洛水见她埋怨,反倒安了心,手指轻轻划过她的鼻子,你又钻了牛角尖了,你存在,是为了我们来爱你,为了你自己爱你自己。若是你今天不知道这些往事,你不是依然过得很好嘛?何必想那麽多?

????她虽然是你的生母,却没尽过任何照料,你若是难过,便把今天的一切当做是烟消云散好了。

????甘草不无失落,原本揣测,我的生母丢下我不是亡故便是无奈,不曾想却是全然嫌弃。我循着蛛丝马迹,一度以为有位药神娘娘或是那位莲姑娘那样的慈母,说着,她忍不住自嘲的笑道,多麽可笑可悲,只不过是我自我安慰的童话。

????但,也仅仅是失落罢了。

????其实要说,她心中更多的是遗憾跟那位药神娘娘失去交集吧。她有些担心,岳洛水知晓了她的身世,还会不会对她一如既往,便不由得潸潸挤出些眼泪,可怜兮兮的抬眼看他。

????岳洛水拢住她的小手,怜惜到了极点,你的母亲是你的母亲,你却是你,你以前当她死了,不也没指望过她如何作为,小女儿渴望有位美丽脱俗的慈母那是自然,你是没有了,但若是你我二人努力,给我们的小公主一个那样的母亲却是便利之极,你说是也不是?说罢,温情十足的凝视着她,期待她的回答。

????甘草被他看得脸红心跳,沮丧担忧去了大半,但言语间不敢应承,便紧紧搂着他的膛,小猫一般往他怀中拱去,好冷,她乖巧的扑闪扑闪眼睛,抬头看他,我想离开天水山庄,去散散心。

????岳洛水扳正她的小脸,你不用散心,也没什麽需要遗忘和思考,你有我,什麽都够了。你想要男女之情,我给你,你想要父母之爱,我也能给你,你还有什麽不满足呢?

????这下,甘草最後一丝担忧也消弭了,终於放弃了试探。

????甘草突然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被人宠着,很宠很宠,虽然他只是一个人,可是他确实,如他所说,能给她所有

????她忍不住痴痴的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只有她,专注的时候,一如既往的璀璨夺目,让她快要溺毙其中。她忍不住踮脚,想要吻上它们。

????啊甘草突然紧捂口,弯下腰去。

????怎麽了?岳洛水慌忙将她抱起,向山庄疾奔而去。

????心口好痛甘草看着他少见的惊慌失色,方才的忧伤都烟消云散,忍不住靠在他温暖的肩头,忍着口若有若无的骤痛,弯起嘴角,不要担心我,已经不疼了。

????甘草突发奇想,洛水,如果我有一种心疾,一旦爱上你,就会心痛如绞,那你会如何做?

????你是会跟我分开?还是把我囚在身边,但是用尽一切办法叫我不要喜欢你,同时占有我?

????岳洛水手臂收紧,把她牢牢护在口,如果我便先和你相爱,然後远远地离开你,既让你心里有我,又不能让你心痛。

????甘草微笑着点头,是了,他已经等了十八年,又怎会拘於一时半会的囚禁,而他至情至,自然也不会要虚伪误解的感情。

????可是,你这样也很残忍呢,叫我爱了,又赶我走

????岳洛水抱着她走到徒弟的院落,才在门口放下了她,今天发生了这麽多事,对着我你难免多想,不如,让小川安慰你吧。他随手折下一枝桃花,我在这里看着你,快进去吧,不要着凉。

????甘草也点点头,匆匆进了房间。

????她因为那一阵心痛而有些慌乱和害怕,害怕自己会爱上他,她现在还没有准备把任何男人放进心里,这也是她为什麽不除去情蛊的原因,她要用这样残酷的方式来约束自己的心。而且,解此蛊恐怕并不容易,想到那个活泼的少年受到重创,她心头有一丝异样,便是自己也不曾意识到自己的抵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