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4.母女-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204.母女

梨花女御2017-4-9 18:22:38Ctrl+D 收藏本站

????竟然就疯了?

????逐波不知愣了多久,才不可置信的呢喃,脸上血色殆尽。

????她心头涌上一阵无力的心酸难过,不禁想起了小时候当街跟野狗抢食时,突然天神般降临面前降救了她的美妇人──她对她那麽好,比抛弃她的生母好多了。

????她对人冷漠无情,可是却是待她同亲生女儿一般,亲手教她武功,直到她成为独当一面的圣女大人。

????没有那个女人,就没有她。

????她看着面前始终表情冷漠的师妹避重就轻地述说七月初七的骤变,已经是听得目瞪口呆,她不知该要怜惜她,还是责怪她

????良久,逐波叹了口气,觉得有些站不住了,忍不住扶着机子潸然落泪,不知师父现在去了哪里了

????甘草蹙眉,能理解她,语气却很决绝,我知你对她情谊非同一般,不过她今天是咎由自取,都说母亲赐予儿女身体之恩,便是再大的错也忤逆不得,可是有这般母亲,我宁愿不要这身体发肤。她心说:何况这身体发肤也未必是因她来的,否则怎麽跟我前世一般无二,不过借了怎样的机缘罢了。

????她眼见逐波难过,凉薄便减了两分,宽慰她,你放心吧,有师叔跟着去寻了,多半不会有事。她执念深重,又不能得偿所愿,疯了未必不是好事。

????逐波虽不知哪里来的个师叔,却也没心思问,胡乱揩干了泪想了又想,她也明白这个道理:师父对她胜似生母,但是对这个师妹却实在是

????她苦涩一笑:难怪往日,师父总是苛责师妹,竟是还有这样的典故,这却实在是师父她想不开了,她摇摇头,想起你毁容时凄惨,我还心有戚戚,早知如此,当初不该

????不该帮着师父收她来?任她流浪又好到哪里去呢?归到底还是师父错。

????想到这,她又想起,师妹心里怕是更加不好过,她没有做错什麽,却被命运之手搅合了这些年,才得知了不如不知的身世。而且,她没有立场要求师妹被她同化。

????她便忍痛牵住甘草,反慰道,师妹,没有事吧?你不要难过

????甘草心头泛上一丝暖意,这个师姐待她是比亲姐姐还亲的,你放心,师姐,我又不曾真的受到什麽伤害,这点浪头还是过得去的,而且,我漂泊惯了,一向当自己是孤儿,突然冒出个母亲,我反而不习惯呢,反正打心眼里也没接纳过。

????逐波听她这麽说,面露迟疑,犹豫了一会,才道,师妹,事已至此,有些话需要让你知道,师父已经疯了,你知道我并不会骗你的。其实师父,并没有她说的那样残忍

????当初师父把你扔在山里不管,也并非是不愿看你,而是为了给你续命。那些药材又都生在鄂南,所以特地在这里开山立派,当年还是宋老神医说,那处山坳灵气养人,养着你的身体再好不过,还没准能够苏醒开蒙,於是师父她就将你放在了山里,而且请了专人打理,甚至一开始,都是她亲自照料。

????甘草没料到还有这样的开始,不由恍惚了一下,倒是听进去了。

????初时师父几乎天天去陪护,和你说话,那时我还小的,站在旁边看着师父照料那个病女孩,耐心温柔的跟她讲话,我站在一旁,看的羡慕极了。

????後来渐渐的,因着岳师伯的态度,师父也有些触景生情,便去的少了,照顾我格外用心起来,我猜,她是将对女儿的寄托放在了我身上,因为她看着我的眼神,就跟那时跟你讲话的眼神一般

????但是师父还是隔三差五会去山里瞧你。绝不像她说的那样,对你无非责骂苛刻你别问我为什麽知道,师父每次看完你回来时,都会呆坐一天默默哭一场,怜惜内疚的神色,我是瞧得出来的,她大约以为是她下药给岳师伯才有了你,所以冥冥之中生了病儿。若她真是她讲的那样无情无心,她怎会哀伤?

????甘草眼神闪了闪,了解到这样并不知道的一面,也是她本不曾想过的事,突然有些不能明白:原来是她,把一切想得太糟糕了麽?

????她心头一动,情不自禁细致的听了起来。

????逐波认真的看着她,师父当初悉心教导我武功,却是存了一份叫我去刺杀岳师伯的心,我明知道师父的利用之心,但是她的恩情却不敢忘。至於为何後来狠毒如此设计你,我想,或许关於你当年师父有什麽误会。

????甘草不解的看着她,不明所以。

????逐波颇为犹豫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考虑,说,还是不说。

????是五年前的三月初三

????这一句话如同雷霆暴雨突然让甘草剧烈摇晃起来五年前五年前三月初三

????那不正是她初来异世第一天醒来的日子

????她揪着口,恍恍惚惚不知在想什麽,而逐波的声音依然继续。

????那一天,师父失魂落魄的回来,关在房里哭了一大场,然後跟我说,她的女儿死了

????我从未见过她那般难过,你知道的,师父那般要强的女人。

????也正因为如此,我一直都以为小时见过的那个小师妹死了,哪里知道,你竟然会是当年师父的那个女儿,而且活到今天

????甘草不知作何感想:是了,五年前,她第一次醒来,竟然忘记了,一个瘫傻在床十三年的女孩,怎麽可能一开口就会叫娘,一开口就会说话,一开口就思维清晰?

????但是当时沈玉萝什麽都没有问,而是立刻把她嫁了出去:许是惩罚?还是眼不见心不烦?

????恐怕沈玉萝从未错把她当做女儿吧?

????沈玉萝照料痴女多年,确实因为失望将感情寄托在养女身上。

????但是她一定也是爱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吧?即便是一个傻子。可是有一天却发现连那个痴女也没有了,只剩下一个被别人魂魄寄居的身体,她自然憎恨那个杀死了她女儿的人──即便她的女儿从来没有醒过

????她自以为那是她和岳洛水的骨,再是迁怒,又怎麽可能恨得起来呢?

????这麽想的明白,甘草心中最後一丝被辜负的难过也没有了,只剩下一些怜悯和怅惘。

????她不清楚那个痴女的灵魂有没有存在过,又是否曾经听得懂沈玉萝床畔温柔私语,不过,她却有一丝能理解沈玉萝的恨意,或许是既觉得放不下女儿的身体,又仇视鸠占鹊巢的灵魂,所以才千方百计把她找回来,一面教导她,一面又折磨她。

????不过有一点是对的,沈玉萝即便想杀了岳洛水也好,却从未想要甘草死。

????她突然想起,她倾城法力大成的那一天,沈玉萝见她的样子,那副憎恨又厌恶的模样,一定不仅仅是因为岳洛水的画卷,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她终於不得不承认:她女儿已经消失了,连身体也不曾剩下。

????连甘草也不禁疑惑起来:那个女孩真的存在过吗?还是一直都是一具空虚的身体呢?

????但是不管怎样,她忽然有些嫉妒起那个或许从未来过世间的女孩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