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4.探班(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214.探班(h)

梨花女御2017-4-9 18:23:48Ctrl+D 收藏本站

????媸妍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他狠狠拥抱,以前所未有的热情丢到了床上。

????洛水唔她还没开口,就被他热情的堵住了嘴巴。

????他的唇舌几乎是带着崩溃的热情舔弄她,吸吮她,几乎失去了理智,像是过境的龙卷风,他都不舍得叫她说话,只想长久的品尝这小嘴的味道。

????因着几个月的分离,媸妍也心甘情愿任他搓扁捏圆,可是觉出头皮被发簪硌的有些疼,她便一面费力的回应着他的唇吻,一面索着去头上想要拆掉金冠。

????岳洛水却一把固定住她的双手不许她再动,口中还热络的吮吸她的樱唇,不许她出声。他又极小心的分开她的下襟,扯下了她的内裳,双腿极为强势的分开了她的双腿。

????媸妍只道自己衣衫还齐整,却不知何时已经被那滚烫的物事抵住了敏感所在,她不知为何,心中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抵抗。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被他以丝带缚住,在头顶上绑在了床头。

????随着他近乎膜拜的吻隔着衣衫落在她的脯和颈侧,她终於知道自己为什麽抗拒了。

????她眼光从柔和到一点点变冷,洛水,你起来,让我除衫。

????不要岳洛水眼光似痴迷似痴狂,就这样,不要动

????他更为大力,亲吻了不知有多久,突然几乎贯上全身的气力,一下子用他巨硕的大,冲进了她的身体。

????那一下让媸妍甚至有些淋漓尽致的爽快快感,可是心里却疼了。她一直知道,她有些喜欢他,而他也喜欢她,可是这不意味着她愿意百般讨他喜欢。

????她剧烈的挣扎,可是他今天太过热情,热情的盖住了她所有可能的反抗,除非动用功力,她别想拒绝他,可她体内的造化,还有大半是来自他的慷慨,她怎会用他渡来的功力来伤害他呢?

????她拼命的挣动力气,那麽不甘心,可太过投入的他本无暇注意,只困着她的双腿,将她双腿掰的大大的,狠狠地冲刺。

????中间的小花早已不堪巨剑的刺入,勉勉强强地吞了下去,但是被撑的紧绷绷的,一看就被他到了极限,还要承受他整个身子的劲道。

????啊──她被他坚硬无比的分身得整个人都沦陷掉了,从小腹到大腿都蔓延上一股酥软的感觉,让她只能双腿摊开被他入,却无力收拢。

????其实,他并不需怎样掰着她的双腿。

????她的身体并不抗拒他,反而早已习惯,他一进入,她脑海中就反出那粉色又浑圆有力的玉,让她痴迷的身体,她的身体已经灼热。

????每一次进入都被她柔软湿润的媚巧妙地阻挠,既像邀请,又像拒绝。

????他痴迷的低头啜着她白瓷的面和细嫩的双颊,身子一次重过一次的闯入,直到她的双腿再不敢随便乱扭,而是无奈的大开,让他无比犀利的进入最深入的地方。他很满意她的湿润,她的花比小嘴儿还要紧致,让他寸步难行又乐在其中。

????她的晶亮的眼睛就在他的冲撞中一下下变暗,有欲望,也有失落不,他怎麽可以这样疯狂?

????岳洛水不断挺动结实的小腹,将自己深深融入她的身体,而且一双大手干脆在她丰满的酥上胡乱的抓,完全不像他平日的温柔细致,而是鲁的像个强盗,让她几乎承受不了那另类的刺激。

????啊不不要事实上她除了轻微扭动,本就是砧板上的鱼儿,不可以

????可他不仅无视了她的呻吟,反而更乐见其成,动作的更加狂放。

????怎样?你也很舒服的对不对?他呼吸喷在她的耳侧,使尽一切手段揉搓她──这是他新从春册学来的:温柔惯了女人也是会腻的。而事实上她也越来越湿了,让他呢喃,我的好妍儿一边又一遍遍重复那无耻的占有。

????但这些反常却让媸妍更纠结了,夹杂着挣扎和失落的快感冲击着敏感的身体,让她脑子里空荡荡的,每当她想要想点什麽,就已经被他动作冲击的七零八落,她的水滋润着他的分身,发出滋滋的羞耻声,她除了抵抗快感,已经什麽都做不到。

????不──啊──她双手已经从丝带里挣脱,可悲哀的是她发现她无力从情欲里解脱出来,只能随着他的起伏荡漾,她能感觉到他的大愈加的灼热和坚硬,让她被撑的有种满满被喂饱的感觉,无耻的希望他动作越野越好,尽管他一向是很温柔的。

????但他今天的确是野了,他紧紧盯着她的双眼,低头温柔的亲了亲它们,突然整个身子俯卧姿态,迎着她被托起的花心,结实有力的抽,狠狠地冲击着前所未有的速度,像要把她坏掉。

????啊啊──啊──媸妍觉得整个要被他吞噬掉了,完全说不出任何要求的话语来,只能像溺水的小动物般微弱的求救,救啊救命

????在她不胜的呼救呻吟中,岳洛水越来越快,他的囊因为快速而连续打在她的会上,带来另类的感觉,而深陷在春水里的利刃更是带出一波又一波白沫。

????在一阵阵灭顶的快感中,岳洛水终於泄了出来,他缓了好久,才清醒过来,随手在她脸上一抹,不想一手濡湿,不由呆了,你这是怎麽了?

????你喜欢的,是那位神仙妃子?还是我呢?她的声音因为情欲还软绵绵的,我本来就不该索要你太多,你这二十年,又等的真的是我吗?我不敢想,但今天,却不得不与你说个清楚,你指望我变成那样,不可能的。

????岳洛水静静地看着她,有着深深的迷惘,他不明白她为什麽说这些话,他已经遇见了她,要了她,今日不过是一时闺房之趣,为何要想那麽多不可能的事呢?但她明显不想听他的解释。

????其实他应该高兴:因为女人只有开始认真了,才会对某些事近乎纠缠的较真。

????他欲言又止,只听见玉岫在门外道,主,那四位来了,要见吗?

????媸妍气恼,有心要晾他,让他们进来。又向岳洛水嘴硬道,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岳洛水欲言又止,推门离开,又唯恐她衣衫不整被人看了去,那你把衣服小心些穿好。他一时觉得果然春图册上的东西不能完全搞定女人,甚至适得其反,立刻想要回去翻一翻卷宗话本,看看这女人心症结何在,因此转身不见了踪影。

????媸妍见他果真走了,越发憋气,又以为他临走还恋恋不舍这件衣服,恨得把身上的衣服几下撕得稀里哗啦碎布一样,全都团成一团扔在地上乱踩,踩了还不尽兴,突然想:我这是怎麽了?为什麽发孩子脾气?他的喜欢一开始就说的明白,我何时真的在意过?为什麽今天这样失控

????想来想去止住哭泣,媸妍又解下小金冠,恨恨的往门上一扔。

????宋玉卿、杨威、白宇臻和张子振已经走到门口,他们一路惴惴不安,揣测那主必然是一位妖邪俗媚的恶女子,不然也不会利用当年的事来要挟他们的身家命,他们甚至猜测,当年破庙那件事会不会就是这恶女子一手策划,就为了今日控制他们?那这女子也未必用心太过险恶!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