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7.破菊-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217.破菊

梨花女御2017-4-9 18:24:4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鄂南混乱的升级,鄂南的动荡俨然从江湖门派之争导致了教众离心和蛮族叛乱,武林盟前所未有的团结在一起──但这事付出了代价的,之前有过反对的几位武林人士先後被暗杀,这让田天齐嗜杀的仁义被心照不宣的摆到了明面上,但事实上他很冤!

????媸妍说了叫四大世家来协助他,但那四人信誓旦旦声援他,却又不完全听从他的指挥,他只是有所保留的要他们让那几个老家夥噤声,毕竟他盟主做了十来年不想晚节不保,真仁义也好假仁义也好,做戏做全套吧,可是那四个家夥竟然罔顾他的交代,直接暗地里痛下杀手

????而这一切都被算到了田天齐头上,引人侧目。田天齐这才冷汗,媸妍要麽是要借手除掉他,要麽是想逼他像条死狗一样完全匍匐,但是他做不到!就算是***皇帝,当初也是给他留足了面子,哪里这样逼他过甚?他一时後悔当初为何没第一时间把此事像皇帝求援,反而屈从了把柄,现在倒是想要墙头草都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他拧了拧眉,目中泛出冷光:如此,他也要为自己早做打算了。

????在鄂南乱成一团,甚至连芙蕖圣殿都被乱军占据之後,果然,天都的御林军终於姗姗来迟。

????孙玉龙一身紫色锦袍,看起来志得意满,但是心里却晴不定:他有把握皇帝应该还没发现他私藏了虎符之事,但是杜宇也够谨慎的,竟然借着此次镇压鄂南大乱的机会,索将京畿天山王原有的一半私军都拨出来让他御驾亲征,既将京师的威胁找了由头驱除出去,又能借机会耗损一二,反正这支军队不听杜宇的号令,无论是鄂南消耗,还是天山王私军消耗,都是杜宇乐见其成的。这也是他等不及坐收渔翁之利而早早遣了他过来的原因,恐怕怎样的结果都是他愿意看到的。

????而且,最该死的是,那御驾亲征的消息,还不是那死皇帝放出来的?这是想把他当靶子吗?

????孙玉龙一路杀过来,进展的十分顺利,他之前曾派人趁乱潜入散布言论瓦解这些愚民,芙蕖门都靠这些愚民支撑,瓦解的很快。

????见手下已经剿清了芙蕖圣殿,他便吩咐军队现在附近外围驻扎下来,先带着一支队伍护送他杀上大殿。最後众多原来的信徒和教众都被赶到大殿中心聆听教诲。

????众位鄂南龙霖子民,想必各位已经受够了芙蕖门惹来的连月动乱!孙玉龙居高临下的看着底下的蝼蚁,心里很是不屑:这些底层的小人物就是这样见利忘义,就跟他的过去一样,你对他好时就俯首帖耳,而一旦带来战争动荡就是反叛的武器。不过,他真的很享受这样王一般宣言的感觉,这让他有些陶醉於上位者的权利。朝廷念在尔等只是被芙蕖门这样二流邪派所蛊惑,才身不由己被利用洗脑,因此不再追究以往的过错罪责,只要能脱离芙蕖门者,一概视为良民,田产受到朝廷保护。只要能奋起投入朝廷义军的,一概赐金二十两,一族同姓人家投义军足三户赐女官奴一名。

????他视线不停扫视,见不到自己派出去混进去的几个探子,皱了皱眉,那几十人也是行伍出身,不会稀里糊涂死在混乱里吧?

????女官奴,可是很多出自罪臣的大家小姐,便是如意那般的,这样对於鄂南这帮山野村夫,实在够优待了。

????是以如意第一个皱了皱眉,懒得听他再说废话,冲手下使了个眼色。

????於是人群里突然有人阳怪气道,朝廷就这麽抠?芙蕖门可是修了路又贩粮,你们给点小恩小惠银子女人,就想捡便宜吗?

????然後人群里各种叫嚷声此起彼伏:

????就是,女官奴,别是你们皇族玩剩下的吧,还是从什麽鸳鸯楼发配出来的啊,就想‘赏赐’给我们了?

????这朝廷还真是讲笑话,想不费一兵一卒把咱蚕食回去呢!

????绝不当朝廷走狗!

????狗皇帝滚出鄂南!

????底下的抗议声从挑拨到叫嚣,已经越来越失控。孙玉龙不由退了两步,手掌握成了拳头,情况有些出乎意料,他没想到,原先得到的武林盟可靠消息说,芙蕖门的势力确实已经溃败了,蛮族也已经反叛,但是眼下那些原本蝼蚁般的愚民,无一不是有组织有计划的声讨者,而那些中气十足的声音更无疑都是练家子!

????他脸色苍白:恐怕杜宇也早就预料到可能发生这种危险情况吧,所以丢他出来探探路?想到这底下可能是圈套,他不由脸更白了他揪紧了袖中的虎符:想叫我好看,哼,若是平安回去,可要早些发动了。

????他那边悄声叮嘱近卫出去外围调动驻军平乱解围,这边厢冷汗涔涔的周旋,装作不知,各位,请相信我,待朝廷收复鄂南,必定会更好的解决民生问题,给大家一个有诚意的交待!

????他话音未落,底下的人已经躁动了起来,压过了他的声音,台上他和几名近卫军狼狈的应付着,可是那台下逼近的铁塔般的汉子是怎麽回事?那一个个口纹的图腾是怎麽回事?

????他越想越乱!那不是西南蛮族人麽?这假消息到底是怎麽回事?到底是芙蕖门的谋,还是田天齐的异心,抑或是皇帝下的狠手?

????他武功本就低微,左支右绌,又分心胡思乱想,一队人马跟底下一窝蜂来的人打了起来,而刚才那些频频示弱的愚民不知混进了多少蛮族人,如今以一当十,不多时就冲垮了他身边的兵,最後竟被个大块头蛮族人老鹰捉小**似的揪了起来扛在背上一路颠簸。

????等他被扔到地上,能清醒的打量周围,差点没气死,这里竟然是倌馆鸳鸳馆!而他即使身在厢房里,也听见男子互相调笑调戏的声音,怎让他不屈辱?

????媸妍推门进来,见到是他,也惊了一跳,什麽皇帝,竟是你?

????孙玉龙瞳孔骤然紧缩,泛上杀意,你认得我

????媸妍蹲下,用手掐住他高傲又狼狈的下巴,你是好了不起的人物?我要认识你?

????孙玉龙挑眉思索,不发一言。

????媸妍加重了指力,捏的他下颌骨咯咯作响,不过,你龌龊的事我却是一清二楚,啧啧,她坏心挑唆道,什麽御驾亲征,我道怎麽回事呢,我就说狗皇帝放着田天齐那麽大一个内奸,怎麽会这麽快就上钩,却原来派来个替死鬼!

????孙玉龙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虽然对皇帝没什麽忠心,但也不容许动手前就被人视若弃子,他实在不明白,他是哪一点招来了杜宇的不满!

????其实他从没暴露,只是从他叛出定苍山进贡账册之後,杜宇对他不耻,从未真的当他亲信过。

????想不想报仇呢?媸妍怜悯的看着他。

????孙玉龙忿忿道,好,你我不如结盟如何,我会让你看到我存在的价值!

????媸妍讥笑道,价值?还真看不到,我只看到差点被别人踩死的丧家犬一条。

????孙玉龙轻笑,我可是有天山王驻军的半枚虎符,足够调动狼虎之师的五万大军,而我作为小王爷,要收归那另外的五万旧部听令与我也是早晚的事。怎样?

????媸妍眼睛一眯,想不到那半块竟然在他那里,蹲下身在他身上一通乱翻,却什麽都没有翻到,不由蛾眉倒竖,你信口开河吧?就凭你?你真以为你那卑鄙的来历我不知道麽?卖友求荣卖妻求利,你还有什麽做不出来?

????孙玉龙被她揭了老底,浑身冰冷,眼色几经变换,定是定苍山的贼寇和孙绍文告诉你的吧?我真不该留下他的命!大男人做事各凭本事,我不觉得我有过错!成王败寇,看谁笑在最後。

????媸妍见他恼羞成怒,也懒得跟他说教,只冷笑一声,索他的袖笼口,还是一无所获。

????孙玉龙戏谑道,这位姐姐,你找不到的,我意识到不对时已经将它交给亲信藏起了,我也不是迟钝到猪一样的人吧?他见她垮了脸,调笑道,还是说,你看上我了,所以假公济私,想要我?

????他恼怒她刚才说话毫不留情,於是便越发无耻,他自己做了小人,也想让别人不堪起来。

????媸妍讥笑道,公子真是好心情,是,不止我你呢,待会,会有好多人你的,别忘了这是鸳鸳馆,公子就好好享受吧!我想公子这般高傲卑鄙的人,应还是未开苞吧?

????她说着就转身离去,孙玉龙吼道,喂!喂!是我呈口舌之快!我已有喜欢的人,哪会特特调戏你?刚才说的合作之事,你考虑的如何?

????媸妍冷笑,快别这麽说,小叫花子,就凭你也配和我谈交易?快别侮辱了我,也别侮辱了人家姑娘,你真的不配!

????平心而论,和他合作只有好处,而且必要时做掉他就可以了,可是媸妍真的完全无法做到。至於他说那跑掉的亲信,她自会派人去搜查,但凭她这里逐波留下镇守的蛮族士兵,想必也打得过那些人。

????孙玉龙狠狠盯着媸妍的背影:他从未被一个人如此惨痛如此彻底的扒皮羞辱过!而且他对这蒙面女一无所知!他有一种无法遁形被扒皮抽筋的惨痛,让他有一瞬恨不能死去,但他发誓,定要不惜代价,将这女人施以最惨烈的刑罚!

????华灯初上,正是倌馆青楼的好时光。

????孙玉龙被灌了一碗小倌破菊的春药,丢到了一名脑满肠肥的富商的房里。

????媸妍在隔壁屋里等着听那亢奋的戏码呢:他不是把她卑劣的威胁了一回之後,也丢给别人卖了一回吗?还没等她涂完丹蔻,突然听见隔壁尖叫一声,那富商气急败坏的闯了进来,还拎着孙玉龙的领子拖行过来,这,这贱人,竟然,竟然踢伤我的命子!我,我要把他带回家好好惩罚!

????媸妍见到死狗样的孙玉龙,笑道,大爷,我们要给他点了给您,是您说没意思非要灌药的,这可不能怪我们,不如换个哥儿玩玩?她凌厉的扫了孙玉龙一眼,这贱人,还是我来亲自调教好了!她眼中闪出嗜血的快感!

????那富商自知理亏,也就就势换了个人。媸妍刚关上门,就见孙玉龙喘息着,撕扯开自己的衣服,抱上了她的腿,救救我

????媸妍不由嗤笑,你真以为换成个女人就行了嘛?

????孙玉龙只觉得身体燥热,可是等脱光了衣服也目瞪口呆,他发现前面竟然不硬,而奇怪小腹里的燥热丝毫不减!难不成,难不成他真要把那男人叫回来满足他?不,还是让他死了吧!

????媸妍啧啧叹息了两声,既然如此,还是我帮你吧!也好叫我过过瘾。她就势将他放到桌上,随手将他松散的衣服就扯得光光,他前两点樱红此时格外敏感,她用手鲁的揉搓了几下,就引得他发出满足又似索要的喟叹和呻吟。

????她低头观察他的贱样,似乎要将他每一个丑态刻在眼里。孙玉龙眼神有些迷蒙了,可是迷蒙中似乎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美丽眸子,那双记忆里秋水含露的眼

????是你吗他迷蒙地呻吟,想要亲吻它们。

????可是媸妍很敏捷的躲开了他的亲近,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打的他嘶哑的哼了一声,却越发带着引人犯罪的暗示。

????还真是下贱呢!媸妍手指在他口划着圈,一路向下,索的他浑身酥麻,随着药更加不清醒,只能狼狈的哼叫,她的手已经停留在他完全萎顿的命子上,似嘲弄的随手揉握,这玩意,还真是丑陋呢,还不知会如何祸害良家女子,不如我替你割了它可好?

????孙玉龙小腹冲动,热流涌动,可是下身却完全不举:定是那该死的药!防着小倌不听话反攻了客人,可是,这该死的药不会有什麽後遗症吧?

????刚听到媸妍狠绝的话,还来不及反应,药已经驱使他先一步做出了求饶和呻吟:不,啊──不要

????那声音嘶哑中带着感,无奈中带着索取,他快要疯了:他怎麽能发出这麽恶心的声音来?

????媸妍讥笑道,如你所愿!她突然把他身子鲁的翻转过来,他马上像母狗般跪趴,她的手指移动到他双股间的小菊花,来回用指尖挑逗了几下。

????孙玉龙已经吓坏了,这不是他认知世界的事了!他药此时已经醒了一半!小腹一个激灵,那介於天地之间的刺激让他玉一柱挺起,他激动地扭动身体,我,我,我媸妍笑道,呦,本事不错呀,还能冲破这药,不过

????孙玉龙被她凉薄残忍的声音激起了一身冷汗,狂躁的挣扎起来,被媸妍随手哢吧卸了膀子,两只膀子垂着,只能跪伏。他疼的大叫一声,险些昏了过去。

????媸妍已经拿起一长的玉势,对准他的菊花,不做任何润滑,狠狠地捅了进去!

????只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啊──

????那声音尾巴变调,虚弱的拐了弯,能听出受害人已经遭受严酷的毒手

????倌馆这事常有,但是叫的这麽凄厉的还是头一个。

????血已经从撕裂的後庭流了出来,孙玉龙感到怪怪的鼓胀感,可是他的药已经被痛感惊醒了大半,哀求道,我我已经好了快放我下去!

????可是媸妍恍若未闻,手下的玉势依然坚决的开始抽,就着鲜血的润滑狠狠贯穿他紧涩的处男地。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暴的物事撕开了,那东西冰凉的,不带一丝温度。

????而媸妍看着他的鲜血和痛苦却越来越亢奋,手下的玉势进攻的越来越暴戾,直到他快要受不了,才俯身在他耳边道,这才是开始呢。她瞄见他坚挺的分身,一边加快捣弄,一边用沾满他後庭血的手上他亢奋的分身,她捣弄的越快,手就勒的越紧,孙玉龙在疼痛与快乐的两极间正要出,只听她笑道,不低头看看嘛?

????他低头看见自己惊骇的鲜血淋漓的分身,吓得浑身一冷。

????这可都是你自己的血呢

????再加上後中那破坏一切的绞痛,他竟生生刹住,只觉得像是有一弦绷断了,小腹一阵锐痛,再也无法硬起了。

????是夜,鸳鸳馆发生了变数,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蛮族人这次竟然真的发生了暴动。

????连同驻守在鸳鸳馆的上百个蛮族刀兵在内,竟然脱离了逐波的掌控,再加上孙玉龙那近卫带兵赶来接应,竟然被他逃掉了,且走之前还想趁乱把媸妍掳走报仇,里应外合乱兵之下,再高的武功也翅难飞。

????在猝乱之间,作为影子的蒺藜保证了主子的绝对安全,却不幸被掳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