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2.情仇2(h)-甘草江湖录 cc国际彩涂六肖12码_cc国际网投官方开户_cc国际彩球公司

甘草江湖录

222.情仇2(h)

梨花女御2017-4-9 18:24:30Ctrl+D 收藏本站

????她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夹紧了双腿,想让他进攻的慢些,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忘记了真的忘记了

????听到杜皓然耳中,却又是一番计较,忘记,是,难不成你杀我父王的时候,也忘了他是谁?你跟了别人的时候,也忘了曾经跟人有夫妻之盟?

????他偏不叫她好受,把她双腿一分,直掰开到最大,看着口的花瓣费力的吞吐他的巨大,被他撑的似乎吃不住的样子,越发暴虐,又狠狠挺身贯入,惹得她哭叫。

????不不要这样她满脸清水,我真的受不了了夹杂着巨大侵犯快感的进攻击溃了她的心神,又加上他不住暴虐的揉搓,让她本来就伤及的心脉突跳的厉害,几乎要彻底溃散。

????媸妍迷迷糊糊,觉得她当时的确是忘了这一切的,而且,夫妻之盟?她又什麽时候跟他有过夫妻之盟?

????可是此刻被他如此暴的进攻,本来就承受不住,哪里来的力多思考,刚要质疑,已经被他又是一顿抢白,或者说,就算你是明白的,你会放过我父王,你会拒绝那个野男人吗?

????媸妍张了张口,到底还是没说话──的确,当时的情况,她总还会杀死他爹,她也不後悔跟了岳氏师徒!

????杜皓然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惭愧模样,而且偏偏又像想起了什麽人似的,哪会猜不到她分的什麽心,更是暴怒,果然,我就知道,你这种荡妇,就是来者不拒的!

????媸妍知道了愧对他,现在只转脸向一边,默默不语,希望他发泄了怒火,便会揭过算了。

????可是杜皓然却是不肯轻易原谅她,也好,今日我好好试试你,改日把你送到天都的鸳鸯楼去,叫你这水杨花的女人千人骑万人枕,看你必定更加欢喜吧?

????看着她错愕怒目的面孔只觉得更加畅快,不过你这夫君也调教的不如何麽,一点情趣都没有,像个死人似的,除了夹着我,你还会做什麽?

????鸳鸯楼自然是不敢把媸妍如何的,就算是送了进去,也要如意敢收才行,这本不是什麽问题,可是媸妍被他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给刺得遍体鳞伤,又加上他说送她去青楼的话,万般委屈涌上心头。

????她是对不起他,所以才容他这样泄愤,不然拼着内力决堤,也要杀死他,可是他这完全对待妓子一样随便的态度,已经让她无法压抑。

????她本来就有些情绪,加之之前了尘之事,已经到了伤心边缘,又被他羞辱,再也忍不下去了,崩溃了一般,凄凄哭了起来,那哽咽的模样,几乎背过气去。

????眼泪一串串从美丽的眼睛里流泻出来,像鲛人的眼泪一样惹人怜爱,反而更易激起男人强要的斗志。

????杜皓然以为她抗拒,也觉得自己说话太过,想了想,把她送去鸳鸯楼,恐怕自己也是第一个舍不得吧?但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却又不肯轻易原谅,因此不再言语羞辱她,但是胯下却是不停,反而更加狠戾。

????他想过一百种会报复她的方法,不然也不会之前大费周章跟着她,四处寻找她,可是真到了这步田地,即便她那麽没心没肺,他还是只能用身体惩罚她,用假话作践她。

????即便如此,他的心也是疼的。

????他强硬的摁住她大腿部耻两侧,看着她迷离而难过的眼睛,狠狠的将自己的硬钉入她的道,撕扯的两边包容的花瓣快要生生被带进去,又随着他的抽出被翻出来,露出嫩红色的,她的花娇嫩不堪,像一张樱桃小嘴,却不得不被塞进过多的食物,被塞得要爆裂开来。

????或者说,这样暴的报复,说是报复,只不过是因为嫉妒呢?

????媸妍眼睛渐渐失了神,缓缓闭上,也不管身上男人进出的多麽凶猛,作践的多麽厉害,只是默默流泪,想着就这样都还给了他,再也不要相见,若是下回不得不再见,必不让他近身半步,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若是让她为了他的父亲殉命,或是再任他蹂躏,她也绝不会答应。既然已经成仇,又怎麽都补救不了,何必勉强呢?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顾不上儿女情长,而杜浩然

????一时心里不知是怎麽了,又是一阵锐痛,加上之前了情给的重伤,竟然一口血缓缓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杜皓然早不愿看她哭泣不甘愿的脸,只埋头在她口的蜜桃上又啃又咬,把两个尖啃得红彤彤想要滴下血来,身下毫无节制,几乎是迷乱疯狂的抽一气,也不知过了多久,即便是不用控制她的双腿,她的下身也早已合拢不住,只能木然被他进出,如入自家田地。

????她的身体永远是那麽美,那麽紧窒而且不知为何,她的里面变得更加水润嫩滑,好像使着什麽巧劲吸附他的刃,让他想要倾所有都给她真真是个妖女!

????但此刻伤心欲绝的媸妍自然是没有办法去挑逗迎合他,所以她这幅身体想到可能是经过她那夫君不知多少次房事调教成这样。他越发暴躁,喘声越来越大,次次恨不得将身体全都闯进去,直撞得耻骨也生疼,自己的蘑菇头次次被她关卡费力箍住,这曼妙的身体,全都是他的,全都是他的

????他突然狠狠吻上她的唇,伸出热舌搅动她的呼吸,密不可分,同她合为一体再不分开,下身几乎疯狂的抽动,他的双手紧紧掐着她的肩胛,暴风骤雨的掠夺她两张小嘴儿的甜美,随着他急促的喘息,身上的毛孔似乎全部都打开,比他当初侥幸打开了全身经脉还要舒爽欢快!

????一股浓密隐忍多年的就灼热的进了她的深处,并被他那物事牢牢堵在里头,不能流出。

????杜皓然这积攒了许久的阳气才刚刚淋漓尽致的释放出来,全身瘫软,这才觉得有些不对,嘴里似乎感觉到有些甜腥味,好不容易聚了些气力回来,这才发现她面色苍白,嘴角流血,像是昏死过去了,木然不动。

????他这算什麽?只是发泄自己可笑的欲望吗?她都快要人事不省了,他还这样对待她,如果她真的死了想到报仇,突然觉得了无生趣,也只想死了算了。

????媸妍恍惚觉得神智归来,有人温柔的给她擦去血迹,又细细看了看她那一掌之伤,叹了口气,又拿了蘸水的湿布条给她擦拭脸上的泪痕和她红肿的眼睛。

????她那一掌之伤倒是命无碍,只是会让功力阻塞紊乱,而恰逢现在,杜浩然也并不想叫她恢复功力。

????擦干净她唇角的血迹,又给她喂了些水,见她双颊虽然苍白,却也恢复了些生气和血色,杜浩然这才把她半搂在怀里,一低头又吮吻上她的唇瓣。

????这回却不肯再顺遂他意,竟然扭脸避过了开去,只让他沾到个嘴角。

????杜皓然被她柔润的嘴角撩的心痒,可再一亲,又被她避开。

????你这是什麽意思?你人都是我的,我碰不得你了?他又恼怒,呵斥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